丰饶海

我就算一生做个童孩也无所谓。

【全职/喻黄】共你疯6~8(end)

hin久的梗了……然而放暑假写起来觉得这梗贼棒。
医生与珠宝设计师的故事。
鼓掌欢迎第二对拉郎的登场:小卢的小学妹是小戴!是卢戴!是卢戴!是卢戴啊!快吃我安利!
感觉这个pa以后会写好多。

================================
他人越吹磨,越赤诚炙热,日月如梭,积淀成最深刻。         ——《赤诚如斯》

6.
喻文州突然觉得很累,向同事挥挥手示意自己先回值班室,留下同事面对悲痛欲绝的家属。他缓缓地走回去,身后传来哭声。
新年能回去的病人医院都让他们回去了。喻文州看了看表,离十一点还有几十分钟,他给弟弟发微信:你睡了吗?
卢瀚文很快发过来一条语音,有烟花爆竹的声音。“我还没睡!家里的阳台上可以看见很好看的烟花!你们那里能看见吗?”
怎么可能看得见,从窗户看出去是住院大楼,想到天天发生的生离死别喻文州就悲从中来。
“看不到,你今晚准备几点睡?”喻文州轻声细语地发过去一条语音。屏幕显示对方正在输入中。
“我想去看你,今晚不想陪爸妈,春晚又没意思。”卢瀚文有点委屈。“你不在他们就生气,我尴尬死了。”
喻文州心里一动,过去和兄弟那些欢笑的时光又堵上心头。和家人出柜,冷战,几年来靠卢瀚文和父母联系,他上一次和弟弟单独吃饭可能是卢瀚文保研的时候,那时他面对压力正无所适从。他心里的抑郁不愿和黄少天讲,但面对卢瀚文他愿意敞开肺腑。
“你天哥不在,你还想来吗?”喻文州笑着打趣。“如果要来,和爸妈说好,嗯?”
“那好,那你等我呀!你在值班室对吧?”卢瀚文激动起来。“要不要我给你带吃的?你饿不饿?”
饿是不饿,桌上堆了许多病人和家属送的水果零食。大部分人还是热心肠,对医生都是热情赤诚的。喻文州和同事收到一大袋吃的,还有病房里一个小姑娘给他们煮的饺子,着实感动了很久。
喻文州想到卢瀚文要来,心里轻松了一些,走进值班室拆了一包即食柠檬片,还拍照发给了黄少天告诉他自己现在挺空。
他发完,觉得自己立了一个巨大的flag。希望自己这么多年押题抽卡的欧气保佑自己不要收一大堆病人。黄少天很久没回,喻文州寻思他或许在陪爸妈,没有发消息追问。他们早走过了学生时代热恋地难舍难分的时候,需要无时无刻黏在一起证明“恋爱”这件小事。
黄少天此时正面对着高中出柜以来人生最尴尬的时刻,喻文州如果知道,恐怕不会在意他为什么不管在裤兜里震得不停的手机不回消息了。
“我有男朋友了。”黄少天对父母说,“我高中就说过,我没开玩笑。”

7.
父亲准备换台的手一顿,然后把遥控机放下。母亲很久没有说话,然后低低地叹了一声。
“我男朋友是,你们见过的,那个喻文州喻医生。”黄少天声音有一点颤抖,“我上次和他一起回来过,虽然上次没告诉你们……我和他在一起很久了。”
上次他和喻文州一起回家,介绍说是大学最好的朋友,读医的,快实习了。父母看见乖巧又聪明的喻文州喜欢的不得了,倒茶切果盘,饭桌上处处夹菜。那会儿喻文州和黄少天瞒的挺好的,最多在饭桌下勾勾小指,彼此一个温柔的眼神就已足够。
“对不起,爸、妈,我不该瞒你们,我知道你们会伤心……”他眨了眨眼,落下滴眼泪。“可我……很喜欢他,我很爱他,真的,我们过得很好……你们相信我啊……”
“天天,告诉妈妈你在开玩笑对不对……?”母亲拿手捂住嘴,最终还是落下泪来,“天天……妈妈知道有些男孩子喜欢男人,但是……”
但是为什么是你?为什么偏偏是我的孩子?被别人拿奇怪的眼神看怎么办?文州那么好的孩子……为什么,为什么你们两个会在一起?
“妈你别哭,我……”黄少天咬着牙,从沙发上起身,站直回答道:“我高中就向你们出柜,我是同性恋,我本来就喜欢男人!”
父亲搂过依旧在哭泣的母亲的肩,看也不看黄少天一眼,问道:“在一起多久了?”
黄少天回答:“七年多。”他像是下定决心般又道:“高中我说的时候你们说我胡闹,可我没胡闹,我真的就是喜欢男人的。文州是个很好的人,我很爱他想和他在一起……他对我来说很重要,所以……”
“爸,妈,我也想得到你们的祝福……”他蹲下来,握住母亲的手,“我找到我爱的人了,他也很爱我。妈妈……”
他长大了。母亲想,他的孩子长成了这么大的一个人,英俊又开朗。明明有宽阔似锦的道路等着他走,他却为自己选了另一条荆棘丛生的崎岖山道。他已经这么厉害了,能对自己坦白爱恋与决意,要走自己的那条路了。
“天天,天天……”她反握住黄少天的手,抽泣地几乎说不出话,黄少天紧张地看着她,“你能和妈妈讲……妈妈很开心……我的天天长大了……”
“你是大人了。”父亲说,黄少天眼角含着抬头看他,听见他又说,“高中时候我们不愿意接受,现在我们还不接受有什么用吗?”
“你……长大了,你长大了……”母亲还在哭,她抬手摸上黄少天的脸颊,“文州是个好孩子……妈妈不清楚这些事……但妈妈清楚我的天天……”
“妈,妈你别哭了。”黄少天鼻头一酸,眼泪顺着眼角滑下。他看见母亲哭泣,父亲仿佛苍老了几岁。
“妈妈永远支持你……”母亲说,“天天,你有自己想要的东西了……文州是个好孩子,妈妈很放心……妈妈要你们好好的……”
她终于收敛不住自己的情绪,嚎啕大哭起来。黄少天抱住了她,在她肩上有些湿意。
她知道她的孩子终于长大了,终于要离开他们了。
黄少天想起高中时期兵荒马乱的出柜,父亲的暴怒与母亲的尖叫,还有姐姐的安慰与保护。如今他的家庭给予他最善意的支持与理解,但他们渐渐变了,需要黄少天去搀扶。母亲的怀抱和父亲的背不像儿时那么宽阔了。
他们老了。

8.
熟悉的护士往值班的办公室里叫:“喻医生!小喻!你弟弟来看你了!”
喻文州刚才小睡了一会儿,还有些迷糊,听见卢瀚文来了连忙起身去迎他。他和卢瀚文有些日子未见,这些日子他们都忙。喻文州忙着工作,卢瀚文忙着帮导师做课题。只不过在得空微信上聊几句,卢瀚文时常发语音,估计是在外面不方便打字,喻文州听着声音还算元气,知道他过得不差,也就放下心来。
他在办公室门口看见几步外卢瀚文拎着大包小包地腾出一只手向他挥挥。东西被甩在一边地上,他们没说什么,一言不发地给彼此一个拥抱。
“你瘦了。”喻文州说,“还黑了……这是去哪个旮旯里,怎么变成的这样?”
“陪导师去山里了,哇塞那太阳晒得我。”卢瀚文吐槽到,“对了,我买了吃的给你。这里有水果和零食。然后我还给你买了k*c,虽然我们不爱吃,但这个点只有这个,你不要嫌弃啊凑合吃了。”
“没嫌弃。你最近这么忙,外卖点很多吧?以后这些你也少吃。”喻文州顺手摸摸他的头。“去里面吧。”
领着吃的一进去,同值班的几个小伙子都凑过来蹭吃的。年轻的大学生嘴甜懂事,特讨医生护士欢心,左一个哥右一个姐的,比嘴抹了蜜还甜,又玩得开,拿手机和几个医生搓炉石。喻文州听着自己一下子多了几个兄弟姐妹,牙根有点酸。
卢瀚文大概自己也饿了,买的全家桶。喻文州也打游戏但玩的不多,自己拿了根鸡腿儿啃着去围观战局。等他啃了两个腿卢瀚文一拍旁边人肩膀,大喊:“老哥稳!”
“承让了承让哈哈哈。”被夸的医生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去全家桶里拿了根被埋在下面的鸡翅叼着,回去看病历了。
“玩的还行。”喻文州其实没怎么看,挺敷衍地夸了声。“我看看……你游戏玩的挺多啊。”
“哪里哪里,我有好好学习的。”围观的医生都去忙自己的事了。卢瀚文搬了把凳子坐在喻文州身边。“哥你有没有好好吃饭啊,看你,是不是经常熬夜?”
“没有,最近熬夜比以前少了,估计是攒的人品大爆发。”喻文州扯起谎来面不改色。其实临近过年忙到飞起,被科室当做“年轻单身男医生”可劲地用,累到极致拿着咖啡睡倒在郑轩椅子上,起来发现眼角湿润把自己吓了一跳。面对兄弟,喻文州却还是说:“这段时间估计是过年,闹腾的人少了点,我们轻松多了,小燕那个对象也谈下来了。”
小燕是急诊科一个女护士,长的显嫩且保养的很好,能私闯进高中校园那种。学生时代的男友与她一路走到现在,因为她工作的原因一度要分开,所幸姑娘是好姑娘小伙是好小伙,如今两人已开始谈婚论嫁,一有空就在科室里和一群姑娘们选婚礼要戴的首饰。
“是燕姐呀,我想起来了,我上次还和他男朋友在电梯里碰见了。”卢瀚文笑嘻嘻地说。“歪腻死了,比你们还瞎。”
身边的人一个个都找到了自己的幸福归宿,却只有他仍在不安与混乱中漂泊。喻文州定了定神,问到:“你上次说的喜欢的那个小学妹呢?”
“我有在追!我超努力的!”卢瀚文脸颊红了红,“我发现他是我一个学长的直属学妹嘿嘿嘿,我已经约她单独吃过饭啦,我们去吃的火锅,她超可爱……”
“不听不听王八念经。”喻文州笑着打断弟弟对暗恋学妹的夸赞。“追女孩子要有耐心,你再加加油,肯定能追到的对不对?”
“那当然啦!”卢瀚文信心满满地说。这时恰逢十二点的钟声响起,即使是医院冷清的住院部也被热热闹闹的病人和医生庆祝的声音填满,这是他们概念里新一年的开始,面对又一年病痛的折磨或艰苦的工作也要在这一刻欢呼 。卢瀚文干脆地给了一个熊抱。喻文州有那么点被此刻的气氛所感染,保持着相拥的姿势和卢瀚文看向窗外。这里看不到原处的烟火,只有寂静的大楼上一个个亮着灯的窗口如同华灯初上。
“新年快乐。”卢瀚文说,“你明天……我们一起回家吧。”
喻文州愣了愣,最终还是犹豫着摇了头。
“我还没做好这个准备。”喻文州说,“不过,以后会有一天的。我保证,而且是我和他一起回去。”
“是吗,是这样吗。”卢瀚文点点头,毫不气馁的样子。“……啊你手机。”
喻文州拿起来划开屏幕。黄少天向他发了很多微信,喻文州指尖缓慢地划过他们,先看见黄少天在阳台上的自拍,笑容比身后的烟花灿烂。
他:文州文州文州新年快乐!
他:又是一年了时间真的超快!我想你了!
他:我和我爸妈刚刚讲完……
他:你不会嫌弃我太冲动吧。
他:文州文州文州?你的男朋友在给你发消息哦?
索克萨尔:新年快乐。
索克萨尔:我爱你。
他:我也是。
喻文州发出去后反应了几秒黄少天说的“我和我爸妈谈过”是什么意思,接着想起大学毕业黄少天和自己兵荒马乱得相似的出柜。那会儿他和黄少天还嫩得出水儿,被固执的父亲骂到红着眼眶摔门而出,吓到刚回家的卢瀚文以为家里出了什么大事给他打了四十多个电话。他出门不忘带上手机,发消息问黄少天:你还好吗?
大学刚毕业出柜的黄少天没有回复他,而之后的四年里黄少天再也没回复这句话。
“我改主意了。”他对卢瀚文说,“明天一起回去吧,这么晚了,你要不留我公寓那住一会儿,近。反正我值班呢。”
“一起回去我还去你公寓!我今天和你蹭一个值班室!”卢瀚文兴致勃勃地欢呼一声,比了个v的手势。这事不是第一次,喻文州默许了,转头给黄少天发消息。
索克萨尔:叔叔和阿姨怎么说?
这一次黄少天很快地回复了他。
他:特别特别好你以后不用担心啦!哪天来我家吃饭!
喻文州脸上露出一抹笑意。他想了想,不免俗套地对黄少天说出很久以前的少年时期他曾说过的情话。
索克萨尔:少天
索克萨尔:you are my hero.
索克萨尔:[比心.jpg]

===========【fin】===============

yep and all of you are my heros♥

评论
热度 ( 33 )

© 丰饶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