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饶海

霜雪吹满头,也算是白首

【全职/喻黄】月色在燃烧(中)

很久很久很久以前的文章的续……本以为上下能写完的。
下一章告白。
现在沉迷学习无法自拔,大概是一个糊里糊涂的校园,真的很短。

喻文州早上起来的时候还在想昨晚的梦。张新杰仍是起的最早的,已经在洗漱了。因为昨天浪过头眼底青黑,他哈欠打的像是一个世纪没睡过好觉。
喻文州盯着镜子看自己。他这会儿没带眼镜,眼神迷离,因为困溜着一圈儿水,额头新爆出来一颗不明显的小痘,脸色白的有点吓人,头发支得像草垛。张新杰眯着眼看他:“你没睡好?昨晚叶修又打呼了?”
“就我这睡得,警车来了都叫不醒。”喻文州摆摆手,“我失恋了……大概。”
张新杰不可思议地看着他:“昨晚你趁着我们睡着打电话给他了?你居然干这种喜闻乐见的事?”
“……”喻文州说,“梦里。”
“梦里干这种事是正常的,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啊。”张新杰严肃地说。“你把他上了我都不惊讶。”
“我不是,我没有……在你心里我是这种人?”喻文州气到发笑。“嘿……什么啊,我就是梦到我向他表白了。”
“有胆子啊,喻文州。”张新杰诧异地看了他一眼,“昨晚和要单恋一辈子一样。”
“不……没胆子。”喻文州愣了愣,打开水龙头冲手。“我怂还不行吗,是真的不敢……”
“没胆子就没胆子吧。”张新杰话题转移地很生硬。“你下午补化学去不去?”
“去的,我回家再写那个班的作业。”喻文州笑了下就接下来。“你写了没?借我对下。”
“我也没写,别想了。”张新杰说,“那下午上完课,你陪我去趟书店。”
“你又要买教辅?你爱好真特殊。”喻文州道,“那我也顺便买两本,你到时推荐一下。”
张新杰也不推辞:“我要买作文素材,语文再炸就要被搞了,顺便买本化学随便做做。”
“说起来我竞赛书忘买了,今年省赛你报不报?”喻文州点点头。
“我化竞真的不行,今年就报生物了。”张新杰说,“你别忘带钱。”
……

黄少天想,在书店碰见喻文州简直合情合理出人意料。
张新杰也在,皱着眉头蹲着选书,显然没注意到他。喻文州快走几步过来,雀跃地笑了笑。他那颗暗恋的心,咚咚地跳着,要超出控制。
“少天也来买书?”喻文州笑着看他手里拿的教辅,顺手接过翻了翻,“好像蛮好的呀,有没有数学?”
“有,有的。”黄少天手指被他有意无意地拂过,一阵鸡皮疙瘩。“就在那边,文州你自己去翻,就是主要是知识点,文科比较好用,我就用过历史和生物,数学不知道怎么样。”
“历史?历史算是文科里我最好的了,我还是看看有没有政治。”喻文州挑眉。“你要这么说我还是买数学考卷……”
“嗳,还有课外书?”喻文州看见黄少天怀里还揣着本书,笑他。“快要考试了,还看书?少天真有自信诶。”黄少天落落大方地拿书名给他看,“小黄书哦,杜拉斯的,你要不要看?”
才不看,看了怕把你给办了。喻文州心想,嘴上却说:“好的呀,《情人》我是一直想看,等考完借我瞅瞅。”
张新杰选好了招呼喻文州,才发现他。他们之前不认识,做了个简单地自我介绍后,张新杰提议:“要不要去图书馆?”
“我可以,我今天没课了。”黄少天道,“文州你去吗?你去我也去。”
喻文州本想推辞,听到这话马上点点头:“去的,但新杰你不是晚上有课……?”
“才三点多,你们可以待到晚上八点半闭馆。”张新杰说,“我吃好晚饭就去上课,我可以带你们去吃旁边一家麻辣烫,特别好吃。”
喻文州开心地不行,偷偷撇了眼黄少天。正好看到黄少天也在看他,笑的温度上去三分。
黄少天又陷入了对历史遗留问题的思考。文州,喻文州,你到底是弯是直啊?
“想什么呢,带我去找一下那本的政治啊 你说政治好用的。”喻文州在他面前挥挥手,“新杰等我们一起去结账,我带会员卡了。”
黄少天漫不经心地给他指了书架,心里下定了决心。
徐景熙说的对,他总要告诉他。

评论
热度 ( 23 )

© 丰饶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