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饶海

霜雪吹满头,也算是白首

【全职/黄喻】我只有花给你 3(end)

双性转校园,我流非典型性文州。
一个麻辣烫的软广,锅底王柔。
一个告白且he的故事。
出于私心,尬聊一下文章里鱼和眼的关系。设定眼和鱼
是男生+女生的老铁设定。男女间纯洁的友谊到底存不存在算是仁者见仁的,但我个人是非常的相信。因为三次元我最好的、唯一一个老铁就是一个很直男也很好的男孩子。可以说因为他我才相信男女间有纯洁的友谊(?)
最好的朋友是异性是什么感觉,在他面前什么都不必掩饰,想笑就笑想哭就哭,最狼狈的一面也不惧他看见,被怀疑在一起了同时坦坦荡荡否决,一点儿爱情的苗头都没有。各自有恋人或暗恋对象,属于世界上只剩下这个男人/女人也不会在一起那种。架吵过冷战过也和好过,连麦一聊三个多小时笑的停不下来。
真的是又舒服又快活那种纯友情,信不信随你。
反正我老铁连麦时和我说过“海啊我现在只敢和你一个女生玩的这么好连麦啥的”“不然我真的怕我女朋友吃醋”。他女朋友特可爱,我还撩过呢。
毕竟我老铁一个情商在线的直男,虽然他看不到,但还是在这里告诉他。
谢谢你呀。

3.
喻文州作为千千万万因为专业选的好年年像高考的医学生之一,天天晚上要在寝室背书。她最近没有ddl,也没有很急很重要的考试,打卡一样地背重点,和王杰希连着麦有一句没一句的聊天。
王杰希说:“我明天约她出去。”
喻文州简直要牙疼:“您已经说过一遍了大哥,你还要在我这炫耀几遍。”
“可我还没想好带她去哪呢。”直男王杰希很忧虑的问着,“吃火锅吗?新出的九宫格?”
“你就不怕她长痘,女孩子会恨死你。”喻文州叹气,“逛逛街买买东西,美食街咖啡馆坐一坐对吧?她喜欢什么你带她去呗……”
“我有啊,我尽力了,晚上我约她去音乐会,可下午干什么啊。”王杰希很委屈,“该有的她都有了,你知道她家条件的。”
“你又不是非要买奢侈品给她,你陪她去美食街逛嘛,我和你讲我这里还有几张券……”喻文州对吃的欲望一向坦率,想吃就是想吃,吃多了就跑步减掉,绝不肯委屈自己的胃。“那条街新开了好几家超级好吃的奶茶诶,还有花甲麻辣烫什么的……”
“我和你说这个干嘛,我快饿死了。”王杰希翻了个大小不一的白眼。“那你券借我几张,明天早上你哪里的课,我去找你。”
“我记得你明天没课吧?我明天早起,你八点左右来三号楼大门等,唐柔上午十一点也是三号楼——”喻文州笑了,“眼儿,你是不是准备表白啊。”
“什么眼儿,”叫这么亲密干嘛。”王杰希又想翻白眼了。“表白就表白。”
“妈耶。”喻文州感叹,“怎么说呢,有种这么多年的儿子终于要拱别家白菜的骄傲感……”
“谁是猪?喻文州小心我待会儿给你带麻辣烫来,加醋重辣。”王杰希半假不真地威胁她,喻文州无所谓地耸肩:“我还要加蒜,记得香菜给我两份。”
“你就蹬鼻子上脸吧你。我靠我光顾着和你聊天我笔掉了。”王杰希说,“我两周后有个小测试,这段时间你去图书馆记得帮我占个……两个位置。”
“瞧把你能的,和追到手了一样。”喻文州说,“我可不要和情侣狗坐一张桌子。”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宿舍两个脱团了。麻辣烫你要不要无骨凤爪。”
“老样子,我要土豆粉不要宽粉,那家宽粉不好吃。我明天去图书馆就不帮你们占了,你要来提前给我条消息。”
“文州啊。”王杰希叹了口气,“你就没想过找个对象谈场恋爱什么的。”
王杰希是知道喻文州性取向的,他和喻文州高中就混在一块,那会儿喻文州有点假小子式的中二。两个人一开始还属于关系很好的异性朋友,真正好起来到无话不谈的时候喻文州向他出了柜,两个人完全把对方当兄弟对待,算是超越性别式的老铁,属于勾肩搭背毫不在意而且正直到别人都想不歪那种。高中有同学说他们说不定是有了对象后怕对象吃醋,只敢跟对方一个异性聊天。
“我有目标啊,说不定哪天就下定决心表白去了。”喻文州说,“说不定运气好就遇到个双向暗恋什么,对不对。”
“我靠,你喜欢谁啊,我帮你追啊。”王杰希震惊,“你不是学医后和我说你的对象叫学习吗。”
“那人总是会变的嘛,反正我不喜欢唐柔……我是说不是那种喜欢。”喻文州想了想。“我的话估计你也没什么用……”
“你告诉我是谁,我可以帮你问性取向啊。”王杰希说,“只要不是有对象的。”
“好吧,我想想……你应该认识,我猜。”喻文州开玩笑,“你不怕问出来我失恋了打击到我幼小的心灵啊?”
“你要是会担心这种事,那时候会告诉我吗?”王杰希说。
“你说的很有道理啊大眼,主要是我那时很年轻……”喻文州说,“黄少天,那天你见过的,你认识吗?”
“其实我不认识,但那天我没想起来这名字我忘记了……”王杰希说,“怎么说呢………黄少天似乎公开出过柜。”
喻文州:“……???”
“具体我是听学姐讲的,有一次我们大学组织lgbt活动的时候黄少天在,然后似乎有反对者骂她们之类的吧,被问到是不是弯的时候黄少天可能是回答了是来着……”王杰希挠头有些想不起来,“也不知道是后来采访的时候说的,反正那时我们还没入学呢。”
喻文州:“???????”
“我都快忘了她是我学姐这个设定了。”喻文州感叹,“王杰希,你说我去告白成功的几率高不高嘛。”
“你让我说,我肯定说百分之百啊。”王杰希很无奈地说,“你就……别害怕,也别担心什么,胆子放大来去试一次,好不好。”
“我也想……”喻文州无奈。她心说,我就不想了吗?我这么喜欢她呀——
那些个缱绻暧昧的梦里黄少天浮着一层薄汗红晕的脸带着吻压下来,压的她恨不得在现实中紧紧抓住这个人的胳膊,凭着自己比她高的那两厘米原样不动地还回去。
“要不我也去告白吧。”喻文州开玩笑,“待会儿发条语音,被拒绝就说和你打赌打输了。”
“别什么都让我来背锅好不好,我和你有仇啊我。”王杰希心里比了百八十个中指,暗中决定给喻文州的麻辣烫加重麻,呛死这人。“算了,这锅我背了成不。”
“哎呀,那你帮我买两份麻辣烫吧,少天那份和我一样,给她重辣不加醋。”喻文州笑道,“辛苦啦,回来钱打你支付宝。”
王杰希心里骂自己,我就不应该告诉她我中午去那条街吃饭。决定走前怼一波喻文州:“你个无醋不欢的和她一个不加醋的,怎么能幸福。”
喻文州轻快地说:“那有什么关系,一家人有一个喜欢醋就够了。”
王杰希甘拜下风,一介直男撩不过小姐姐。乘公交去吃花甲,顺便带两份麻辣烫。
假的,都是假的。麻辣烫式的爱情。王杰希想,仔细一想还是挺符合喻文州这人的。

黄少天和喻文州一个德行,喻文州给她发了条消息说找人帮忙带了麻辣烫没吃饭的话来她寝室一起吃,黄少天转头去鸡排店买了两杯奶茶一份花枝丸,撒上椒盐与辣,一路飘着香气小跑进喻文州寝室。喻文州有轻微的洁癖,桌子和旁边的小柜理得整整齐齐一丝不苟,桌上的书和笔已经被收到一边,放了两碗香的不行的麻辣烫。寝室里还有一个室友在,也在吃东西,散发着一股不减肥了吃吃吃的自暴自弃的奇妙氛围。
“这我室友,楚云秀。”喻文州介绍道,“黄少天。”
楚云秀在吃一碗酸辣粉,头发被别到耳后,吃的满头大汗:“吃辣的东西文州你空调开低点。”
黄少天自来熟,打了招呼就在喻文州搬过来的椅子上坐下,把花枝丸奶茶往桌上一放,笑了。
“这份是我的?”黄少天指左边那份。喻文州点了点头,她挑起眉。黄少天生了副好看嘴脸,眼睛很大,睫毛长的让人怀疑是假的粘上去,又白,偏偏她不笑时嘴唇抿成条直直的细线向下撇,眼角却挑着,于是从好看温柔的面容里硬生生分离出一丝冷静与尖锐。喻文州看她一双灵动入飞的眼睛严肃地盯着两碗麻辣烫,笑的满心欢喜。
“我不要醋。”黄少天说。
“左边这碗给你,没加醋,重辣。”喻文州说,“你就不怕长痘。”
“吃辣不会长痘,熬夜会长逗。”黄少天刷地把吸管戳进奶茶杯,又哗地拆了一次性筷子。“我反正不熬夜。”
读医常年修仙的喻文州不置可否。她也开了奶茶,还抢先吃了一颗花枝丸。
“哇,我也要吃,给我一颗。”黄少天含着一口鱼豆腐,烫的直哈气。
眼见喻文州夹了一颗,见她被烫到耐心地等着,等她喝过奶茶缓过气,送到她嘴边,简直像某种羞耻的喂食play。黄少天红了脸,低头咬下那颗丸子,鲜香在她嘴里炸开。
喻文州见她这幅脸红的样子心潮一动,对这个人的爱意与倾慕一时压抑不住。“少天。”
“我在,怎么了?”黄少天抬眼看她。喻文州是真的生了一双桃花眼,眉目含情。被这样一双眼睛带着笑意看着,如同少年青衫薄,春色来了人间。
“我好喜欢你啊。”喻文州说,“你要不要和我在一起。”
说出来她才觉得害怕,恐惧起未知的回应。黄少天一时没反应过来,接着脸倒是渐渐红了。
“我也是我也是。”黄少天嘟囔着说,“我也喜欢你。哎这蟹籽包真鲜太好吃了吧也……”
七分真情实意,三分转移话题。喻文州着实被撩到,终于忍不住,去吻她脸颊。
“别、嘴没擦呢,哎呀……”黄少天轻笑,“麻辣烫味儿的。”

   【end】

楚云秀:我可去你妈的。

评论 ( 2 )
热度 ( 25 )

© 丰饶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