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上川

我是一个在黑暗中大雪纷飞的人啊。

【全职/喻黄】海草

随笔,无剧情。
明天开学,希望小可爱们寒假快乐。

他爱黄少天没有理由。可能只是因为他第一次见到黄少天的时候对方身上朦胧的潮湿气息,像一个城市的雨季,湿润的海草,像台风天里摇曳的灯火。黄少天的眼睛那么好看,在他们翻滚着倒进那张微微有些霉味的床单的时候,半睁着的黄少天的眼睛里泛起的波浪啊,疯狂地涌向他,像他这个人一样,紧紧地将喻文州缠绕。他曾经无比坚定地声称:我在你的眼睛里看到了火花。他忍不住想亲吻那双眼睛,靠近对方的炽热的火焰。后来在小小的长霉菌和老鼠出租屋里他们互相扶持的时候,黄少天问他是否那火焰已经熄灭了。欢笑与梦境属于青春期,他们只是背负着重压的渺小人物,如同千万个千篇一律的造物一样。而那火焰是早早种在喻文州心里的,它能开出花。他们在花朵中肆无忌惮地相爱,如同他们年少时第一次见面时做的那样。黄少天是他的诗,他的剑,他的花,是他追逐的一切,是狂风暴雨中温暖人心的灯,是足以他挺身追逐光与一切的存在。他像黄少天爱他一样爱着黄少天。黄曾经向父母坦白过梦想与恋爱,直到他父母勃然大怒,将他赶出家门。黄少天的父亲在他面前关上的大门,大喊让他不要回来。黄少天是那样热烈的人啊,他走到喻文州家中,身上却散发着湿润的清香。他在喻文州楼下大声唱歌,大喊喻文州我爱死你了,把爱恋缱绻全部给他听。他知道喻文州多情寡淡的心性,看见对方从窗口探出来惊异的眉眼。可他太爱喻文州了,在他的梦里是有喻文州的,他刚刚经历了家庭的暴风雨,他只想要一个拥抱,可喻文州把他拉进了门。他给了黄少天拥抱,亲吻,家庭的理解,和他渴望的一切。他躺在那张充满喻文州气息的大床里的时候,感受到了脸颊因为流泪而带来的凉意。喻文州亲吻了他,如同无数个梦中一样,他把对方放进了梦里。
他说,你是我的最爱,我的梦想,你对我而言是美好的一切,我无法想象更美好的生活。我爱你的眼睛,你的微笑。你是我的无解的疑问。
喻文州说,没有疑问,我爱你。
就在那还海草一样暧昧的气息之中,他们度过无数个用性///爱和孤独填充的夜晚,等待心中火焰的爆发,等待花的开放,等待未来的曙光。

评论
热度 ( 17 )

© 北上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