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饶海

霜雪吹满头,也算是白首

【全职|林敬言|无cp】《再见林敬言》

其实是随笔,参本时候放的审核文。

私设老林世界赛期间正式退役。

无cp向,文风离家出走。

如果能接受。

 

====================================================

    林敬言最后还是退役了。

    其实他也有抽烟的习惯,但是怕影响状态很少抽。其实他偶尔也喝点酒,但他是职业选手不喝酒。

    听说张佳乐第一次退役的时候去浪了一把。林敬言点了烟一口一口抽着,单手拉开易拉罐的拉环。青岛啤酒挺有名的,但他一次没喝过。最多也就在电视上听见记者激动地说中国队成功插旗苏黎世我们是冠军,那14个人捧着奖杯挥着国旗对着镜头笑地有点傻气的时候脑子一热跑到训练营去和那群小孩一起疯。训练营的孩子和林敬言玩的特好。嬉皮笑脸的在训练室里喷啤酒喷的整个房间都是白色泡沫。林敬言一边心想副队回来还不给骂死一边心疼自己用广告颜料画左脸上的国旗化了红色一缕一缕的往下流。眼镜糊的没法看,一转身看见韩文清的正脸正杵在训练室门口。

    林敬言吓得手一抖眼镜摔地上了。

    韩文清看看摔碎的镜片说:我明天赔你一副。

    林敬言说:不不不不不用了队长谢谢队长。

    韩文清点点头:别玩太疯,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林敬言说:好的队长。哦对了队长我想过了我就不留在霸图了。

    韩文清说:好,什么时候走。

    林敬言说:等他们回来。

    韩文清说:哦。

    霸图的对话一直这样简洁有力。林敬言觉得真的,简洁有力极了。

    是时候走了。他追逐着前面三个天才的脚步,到最后也停下来。是时候了。

    一个人在奔跑,一个人走在这条路上越走越寂寥,他拼尽全力勉强与他们并肩。到最后累了乏了,停下脚步,和前面的三个队友打个招呼,转身,背道而驰。

    林敬言想,年轻的时候在呼啸当队长,孓然一身来到霸图拼个冠军。亏吗?不亏。

    老了。他怅然的灌下一大口金黄色的酒液,措不及防被呛了满怀。

    退役之后干什么他也想好了。回南京去,租套公寓,去联盟做个解说。荣耀么,当然还是要打的,要打到再也打不动为止。买张新卡打网游,说起来他也很久没打过网游了。还有工会,加呼啸还是霸图,指不定方锐会拉他进兴欣。

    不甘心肯定是有的。在呼啸温温和和的打圆场也打过在霸图振臂高呼一如既往也喊过。张佳乐叶修魏琛退役了还能杀回来,他打不动了。老兵精疲力竭的倒在战场上松开手中的枪,看着天空想怎么以前没注意到呢天这么大这么大我以前怎么没注意到呢。老兵走不动了,老兵回头了,老兵拍拍战友的肩老兵走上归途老兵把炮火硝烟和战壕全部抛在脑后。

    再见呼啸。再见霸图。

    林敬言把烟头掐灭,喝下最后一口啤酒把空罐扔到垃圾桶里。环视房间一圈确认没有东西拉下,背上背包拉开行李箱的手柄。

    再见唐三打。再见冷暗雷。

    他安静的走出房门,穿过走廊,电梯下楼,把房门钥匙放在空无一人的训练室里。出门,打车,去机场。

    没有欢送会没有记者没有不舍与挽留。林敬言当时安安静静的走进这个大门现在安安静静地走出去。

    再见林敬言。

评论
热度 ( 15 )

© 丰饶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