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饶海

霜雪吹满头,也算是白首

【2015乔一帆生日倒计时40日】谁都在坟墓里找到安全

题目出自叶芝《也许可谱曲的歌词》,其实和内容并没有太大关系。

2015乔一帆生日50日倒计时第40日,感谢组织对我的信任。

高乔,一句话方王,一句话刘卢。写这对小天使写的好纯洁啊感觉有一点污的东西都好罪恶。

西幻架空paro,荣耀大陆设定,私设如山。

如果能接受。

======================================

  

漆黑的身影从墓地里钻出来时乔一帆吓了一跳。

 

一秒内他的心里飘过“卧槽这什么鬼”“我是被张佳乐前辈传染了吗”“遇到吸血鬼我是不是应该用大蒜糊他一脸啊”等诸多弹幕,但他已经不假思索的扔了一个暗阵下去并且尖叫起来:“有鬼啊啊啊啊!”

 

“哪里有鬼!”鬼先生惊恐的大叫着。“我是瞎了吗为什么我什么也看不见了——”

 

 

 

“那个,喝水吗?”乔一帆有些不好意思的端出一杯水。“不好意思啊我对这种东西有点……我叫乔一帆。”

 

被认为是鬼的少年摘下宽大的尖顶帽,露出一头微微带卷的深棕色短发,朝他腼腆的笑了。“谢谢,我是高英杰。一帆,你是住在这里吗。”

 

“暂住吧。”乔一帆说,“这是给外出打猎的猎人们的小屋。我要到东面去……前辈让我顺路去打个暗夜猫妖。”


             

高英杰用谢天谢地我不是一个人的语气说:“你也是被前辈坑了?” 

 

乔一帆:“……”

 

高英杰继续说:“老师让我出来送信,但是走到这里迷路了,本来想用水晶球问老师的,看到的却是方前辈,他还一直给我科普鬼故事啊幽灵啊电锯杀人魔杀死的无头女尸什么的,还让我躲好别被吃了……我本来想问清楚但是老师突然出现说他又吓人啪叽一下把水晶球糊上了,我手滑把它掉在坑里,弯腰去捡……”


              

然后你就掉进去了。乔一帆想。 

 

  

“然后我就掉进去了。”高英杰说。“不过,那里为什么会有个坑?”

 

乔一帆惊恐地看着他。

 

高英杰打了个冷战:“当我没说!”


           

“话说回来,你们不是可以用宠物送信的吗?”乔一帆问。“我们以前收到的魔法师的信都是猫头鹰送来的。” 


           

“太远啦,不舍得。”高英杰无奈的笑笑。“而且……我没有猫头鹰。” 


从他一直拿在手里的尖顶帽中蹦出来一只红棕色的松鼠。 

 

“……”乔一帆不敢置信地看着他。“你把松鼠带在身边?”

 

“老师要出远门,柳非姐养的是猫,柏清哥的猫头鹰会和他打起来,许斌前辈会忘掉自己的宠物,别哥会喂他奇奇怪怪的东西。”高英杰苦着脸。“而且木恩怕生啊。”

 

“我的花鸽子放在前辈那里了。”乔一帆想了想,:“我以为你们都会养猫头鹰,像海德薇那样的。”

 

“女孩子会更喜欢猫一点的嘛。”高英杰说。“本来去年生日的时候老师是想送我一只猫头鹰来着,但刚走到鸟舍门口这只松鼠就从树上掉到我们面前,伤养好了也不舍得放走,就养起来了。”

 

木恩蓬松的大尾巴在乔一帆小臂上轻柔的扫了一下,他红着脸收回来原本想要摸一下的手。“挺可爱呀。”

 

“一帆你是要到东面去吗?”高英杰问。“你知不知道去兴欣镇上的路怎么走?”

 

“其实……我就是兴欣的。”乔一帆回答。“英杰你是要给叶修前辈送信啊。”

 

高英杰嗫嚅着嘴,许久红着脸说:“那不如我们一起走吧?”

 

乔一帆也红着脸回答:“……好呀。”

 

 

 

近两个月的旅行中高英杰和乔一帆交换了诸多经历和心得。比如高英杰的老师就是曾经的十四位屠龙者之一的据说一只大眼上看五百年爱恨情仇下看五百年星座运程的王杰希,但他的猫头鹰王不留行真的能让强迫症都满意,比如兴欣镇上的医生安文逸据说小时候被当成女孩子在养还被人告白过,比如蓝雨的卢瀚文一天到晚来找刘小别谈天说地看星星,弄的黄少天一天到晚如临大敌以为卢瀚文早恋了,王杰希还找刘小别谈了两个多小时的人生大意是小卢是他们蓝雨的未来啊他还是个孩子小别你要好好对人家不要辜负了人家一片真心啊。

 

“虽然可能是巧合吧,但是上次聚会我就和张佳乐前辈聊了两句,回去……哎?”高英杰正对着乔一帆说话,目光突然转移到了他身后的树上。

 

“怎么了?”乔一帆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看到一个鸟巢卡在树枝的缝隙之间摇摇欲坠。

“回去我就被柳菲姐的猫给咬了。”高英杰一边说着一边飞扑过去,撞到了树上并接住了坠落的鸟蛋,只有一个摔在他头上摔碎了。

 

“……”乔一帆一愣。“天啊,太不幸了。”

 

“是啊。”高英杰喃喃自语道。“这是巨鹰的巢,太不幸了。”

 

“怎么了吗?”

 

“巨鹰的蛋摔碎在我身上。”高英杰解释。“巨鹰会以为我是想要偷蛋会来,恩,追杀我。”

 

乔一帆沉默了几秒,还是没忍住问道:“为什么巨鹰的巢会在树林里?”

 

“我我我我也不知道啊。”高英杰有些语无伦次。“一帆你先走吧我一个人对付得了……哎哟我的帽子……”

 

乔一帆看着他慌慌张张的样子笑了笑。

 

“我不走。”他安慰高英杰。“没事,大不了我们一起跑路,你别这么紧张呀……”


      

他听见头顶传来一声尖锐的呼啸,有点像狂风刮过山谷时的声音,一片阴影铺洒在他们身上。乔一帆抬头,看见一只羽毛深棕的苍鹰盘旋在他们上空,然后俯冲下来。   

它刮起了一阵飓风。乔一帆顺势在地上滚了一圈,站起身时拔出了刀,高英杰的扫帚末端挥洒出一片闪烁的灿烂星辉,他飞了上去,与巨鹰缠斗到了一起。

 

高英杰一直在将巨鹰往地面上带,乔一帆看准时机在他们同时坠落下来时放了一个冰阵和暗阵,高英杰趁机一甩扫帚逃脱了,巨鹰砸在地上,羽毛支棱着,巨大的身躯带着温度与力道向他压过来。乔一帆无路可逃,后退一步举起了刀。魔道学者在半空中做出一个精彩绝伦的俯冲动作,飞快的握住了乔一帆的手腕,带着他一起上去。

 

与此同时乔一帆的手紧紧的回握住他。

 

他的皮肤温热,干燥,贴附在高英杰的手臂内侧,微微用了一分力但并不疼痛。高英杰低头看他,他左手松松的提着刀,刀鞘缚在腰间,一缕头发因为高处的风打在脸颊上。乔一帆温和的朝他笑起来。

 

“英杰,我们要掉下去了。”他轻轻的捏了一下高英杰的手腕。“如果放手的话,你能接住我吗?”

    

高英杰看向他的眼睛。那双眼睛明亮,清澈,眼角微微下垂,就像含着一弯清泉。他郑重其事的点点头,感受到手腕上的力道一松,乔一帆带着薄茧的指尖划过他舒展开的,因为紧张出了汗而湿润的掌心。 

 

他正在直直的坠落下去。

 

但是高英杰稳当的接住了他。乔一帆的手搭在高英杰肩上,感受到对方紧绷的肌肉缓缓放松下来。

 

这是一个还算不错的下午,他想,和煦的阳光,强劲的风,他的下方是连绵不绝的森林,远处的山峰高耸,裸露出深灰色的岩石,顶端隐没进云雾里。他和好友刚和一只巨鹰打了一架,现在骑着同一柄扫帚飞在天上,自己的前胸贴着对方宽大袍子里瘦削的背,好友的帽子弄脏了,挂在扫帚前段。

 

“英杰。”乔一帆的声音被呼啸而过的风声打碎了吹远,飘在云端。“我觉得有你在真是太好了。”

 

坐在扫帚前面的人不知道有没有听到,加快了速度。

 

 

                                                                                             FIN.

 

 

评论 ( 1 )
热度 ( 37 )

© 丰饶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