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饶海

我就算一生做个童孩也无所谓。

【全职|喻黄】喻文州漫游奇境记

新年快乐!2015的最后一天,算是年终总结吧,毕竟一年几乎什么都没有写XD

喻黄,其他cp自由心证。只是满足自己恶趣味的脑洞,挺短哒。

真的是原著向哦,我喻队实在是太——苏辣!

======================================

 

    喻文州动了动肩膀,好让黄少天睡得舒服点。

    黄少天睡起来极不安稳,昨天半夜被外面不知道为什么放的鞭炮吵醒就再也没睡着,今天挣扎着做完训练,连饭都没吃靠在喻文州肩膀上差点睡死过去。郑轩走过来小心翼翼地问他要不要去食堂给他带饭,喻文州向他微笑着点了点头,打开自己的笔记本不紧不慢的翻了起来。

    他的目光长久的停在“死亡之门”四个字上,突然发觉那个门字逐渐变大、变立体,最后变成书面上一扇真正的门。

    喻文州:“......"

    他不敢置信的眨了眨眼,那扇门仍然停留在那里。训练室里除了他和黄少天再没有一个人。喻文州想了想,轻轻地碰了一下。

    那扇门一下子把他吸了进去,喻文州觉得自己掉进了一个无尽的、黑暗的洞穴,没有一丝光亮,他只是不停地下坠,又下坠。

    这回要完蛋。喻文州想,这时候他的水瓶座特质开始发挥作用。明天还有训练。

 

    不知过了多久,他觉得身体一滞,摔在一片柔软的草地上。还没等他回过神来,面前冲过了一个疾驰的身影,落下一根棕白相间的羽毛。远远的空中传来一声带着怒气的呼喊:“王不留行!”

    他心想这名字有点耳熟啊。

    又是一声尖锐的破空声。一个人稳稳地停在他面前,带着尖顶帽,带着围巾,造型奇特的黑色长袍,胸前绣着精致的蛇,胯下骑着一柄扫帚。他又向空中喊道:“王不留行!回来!”

    猫头鹰哀鸣一声,乖乖的飞回来停在王杰希的脸上。

    这个斯莱特林王杰希和原版一模一样,尤其表现在个性十足的眼睛上。他想喻文州点点头:“不好意思,吓到你了么?”

    到了这个时候喻文州反而镇定下来,向他也点点头:“没事。”

    “王不留行不是很乖。”斯莱特林王杰希解释到。“作为回报我带你一程吧,你要去哪儿?”

    “我也不知道。”喻文州表示。“其实我不是这里的人......你知道怎么回去吗?”

     他想起了他们之间关于宿敌队队长会算命开了天眼的玩笑,只得希望这个玩笑靠谱。

    “那你只能去参加国王的晚宴了。”斯莱特林王杰希说。“不过,你怎么不穿长袍?你是哪个院的?”

    “......拉文克劳。”喻文州有气无力地说。

    “行,上来吧。”随着他的话扫帚应景地晃了一下。喻文州有些犹豫,还是默念两遍我可是roll点98的男人跨上去。”别担心。“看到他不放心的样子斯莱特林王杰希善解人意的说。”我不是光轮2000,这是定制的,我叫它灭绝星辰。不会很快,我知道你们拉文克劳对飞行不是很擅长。“

    喻文州:”......"不得了你对hp的私设我都害怕啊。

    灭绝星辰晃了两下,载着他们两个人很快的飞上了天。王不留行蓬松的羽毛一直打在他的眼睛上,让他有些睁不开眼。

    “抓稳。”斯莱特林王杰希突然说。

    “.......什么?"喻文州迷茫的问。

     他被一阵风吹了下去。

    ”我说抓稳,“斯莱特林王杰希说。对着空中一脸惊恐的他扶了扶帽子算是告别。”再见,一路顺风。“

   顺风,真是顺风,堪比顺X快递。喻文州自暴自弃的想,闭上了眼睛。

 

 

     风在耳边呼啸的时间没有持续太长,他猛然掉进了一个巨大的水池中,溅起一片雪白的浪花。喻文州觉得所有的水都向他的肺部涌去,就在窒息感越来越真实,他濒临昏迷的时候,有人大力的揪住了他的后领,带他向水面上游去,最终破开水面,温暖灿烂的阳光温柔的洒在他的身上,照着他湿透的头发,喻文州从来没有那么一刻觉得哪怕是pm2.5超标的空气也如此亲切。

    救出他的人笑眯眯的说:"请问你掉的是这个喻文州,还是这个郑轩?”

    喻文州:”.......?!"喻文州挣扎的抹了把脸,偏头看去,郑轩同样被拎着后领,浑身湿漉漉的,向他懒洋洋的挥了挥手:“啊文州,早啊。”唯一不同的是他的下身,拖着一条银蓝色的鱼尾。

    喻文州:“......早。”

    他向岸上看去,看见被问话的人身材高挑,穿着一袭白衣,背后还展开一对巨大的翅膀。他缓缓抬起脸,露出一张喻文州熟悉的英俊的脸。

    “都不是。”天使周泽楷说,“掉的......是你。”

    “噫小周你太肉麻了。”河神江波涛还是笑眯眯地说,好心的把他和人鱼郑旭放在岸边。

     夭寿了。喻文州不无担心的想。周泽楷在发光,天啊,他在发光啊。

     “你怎么到这里来了?”人鱼郑轩费力的拍了拍鱼尾。“啊帮我一下压力山大......你不是在训练室吗?”

     喻文州听出了许些不同:“你知道荣耀?”

     人鱼郑轩无奈道:“队长......你要是想回去,对国王说去吧,国王的晚宴就快要开始了。”

     他想回到水里去,想起什么忽然回过头道:“还有一件事,你沿着这条小路一直走下去就到国王的宫殿了,只是......"

     "只是什么?”

   “如果看见女生,千万不要相信。”人鱼郑轩严肃的说。

    “队长你觉得,蓝雨和轮回会有女生吗队长?”他继续严肃地说。

     喻文州:“......好的,我知道了,谢谢。”

     人鱼郑轩向他笑了笑,扑腾着跳回了水里。

 

     这世界还能不能好了。他一边走一遍悲伤的想。天啊,我都看见了什么,眼睛都瞎了。

     “嗨前面这位帅气的aphla!”他听见一个欢快的声音说道。“你有没有看见一个男人走过去大概这么这么高?”

    omega张佳乐抬手比划了一个高度继续说:“大孙是黑暗哨兵,他说要让我们世界观相同去找一个霍格沃兹的巫师了,可是听说那个巫师长的比较奇葩,我想问问你有没有见过那个巫师,他应该很容易认出来吧?”

    喻文州:“......等等,我好想知道你说的是谁了。”

   “抱歉,我没有见过,而且说实话,我也不是什么aphla。”他想了想又说。“我觉得你可能认错人了,我......"

    "你骗谁啊?”omega张佳乐说。“你自己闻闻,一股信息素味,哎肯定是易感期到了没吃抑制剂,你们这群a啊......"

    喻文州依言闻了闻自己的袖口,闻到一股浓郁的白斩鸡味。

    ”这就是你说的信息素?“他不敢置信地问。omega张佳乐理所应当的点了点头,脸有点红。”我靠,你的信息素太浓了......能摆脱你抱我下吗?我需要暂时标记。“

    喻文州右眼皮一跳,飞似的逃走了。

    aphla是什么,黑暗哨兵又是什么。他想,真的是因为蓝雨没有女队员才让他这么孤陋寡闻的吗。

    他一脚跨入了某个富丽堂皇的后花园。

    霸道总裁肖时钦正从后花园的门缓缓踱步而出,看见他一愣:”你好?“

    看到他这个样子喻文州摔倒在了地上。

    大难临头了,他想。

    霸道总裁肖时钦似乎是个好人,连忙过来将他扶起来:”你没事吧?“

    喻文州见肖时钦的脸配上定制西服金丝眼镜劳力士钻石表一阵违和,”我没事,谢谢。“他想,千万不要想总裁文里一样说出很好,你已经吸引了我的注意的台词。

    ”我不会说那些话的。“霸道总裁肖时钦似乎读懂了他在想什么。”那些只是小姑娘们的想象,其实我并没有那么闲。“

    喻文州:”......我相信。“

    他艰难的爬起来。”你知道国王的宫殿在哪里吗?“他委婉的问。”我——额,我要去参加国王的晚宴。“

    ”我可以送你,或者你坚持自己走的话,沿着这条小径走下去,其实你的路是对的,我的助理上次不小心弄错了才会把花园建在这里。”霸道总裁肖时钦说。“祝你一路平安。”

    喻文州告别了霸道总裁肖时钦,继续自己的路途,觉得自己一生都不会再惊讶了。

    他看见了韩文清严肃的脸和一张同样严肃的证件照。“你好,警|察。”人民公仆韩文清说。“你有没有见到一个人,浑身花花绿绿的,扛着一把伞?”

    喻文州一生的无语次数都用完了。

    “没有,不,你说的是叶修吗?”喻文州说。“他犯了什么事?”
    “没,只是我想打他。”人民公仆韩文清说。

     喻文州:”您真是敬业奉献。“

     

 

     遇见人民公仆韩文清后,喻文州又一路看见了kingsman李轩,同人大手楚云秀,耽美作家苏沐橙和黑帮老大林敬言。

    他毫无形象的蹲在一座更加辉煌的宫殿门口,郑轩的口头禅就要脱口而出。

    ”早啊。“守门人打了个大大大大大大的哈欠。”要参加国王的晚宴吗?“

    穿着君莫笑一身装备的赫然是叶修。

    ”已经不早了。“喻文州有气无力地说。”是的,能让我进去吗?“

    ”我猜你这一路遇见了不少熟人。“君莫笑叶修说。”怎么样,高兴吗?“

    ”说实话,不是特别高兴。“喻文州老老实实的说。”他们不是我认识的那个样子。......而且我还没遇见他。“

    ”哦,那就进去吧。“君莫笑叶修又打了个大大大大大大的哈欠。”你的疑问国王会回答的。“

    ”国王是谁?“喻文州疑惑的问。

    君莫笑叶修向他眨了眨眼。

    “这个嘛,要问你自己了。”君莫笑叶修说。“......毕竟这里是你的世界,好运。”

 

     在经历了一系列的惊吓后,喻文州看见了在自己过去十几年的生命中最熟悉的那个人。黄少天身穿一身飘逸的古装,广袖宽袍,衣襟坤坤,腰间别着配件,长发束在脑后,梳成一个极为干脆利落的马尾。

    “哦你好啊是来参加国王的晚宴是吗欢迎欢迎。”天涯剑客黄少天热情的说。“我是宫廷主管,恩我知道我这一身和这里画风不一样但这不是重点呀,哈哈哈哈哈其实魔法和科技我更喜欢魔法你呢?哦我都快忘了正事了来跟我来吧。”

    喻文州:“......"这个黄少天倒是和原版一模一样。

    他在天涯剑客黄少天的陪伴下走到了一扇高大的门前。”我不配你进去了。“天涯剑客黄少天说,”国王说你只能一个人进去。“

    他转身离开,向喻文州招招手:”有空一起喝酒啊?“

    喻文州在那扇门前停留了一会儿,最终抬手推开了那扇门。

 

 

   他看见了另一个年轻一点的,青涩一点的自己,坐在房间的地上抱着笔记本,头也没抬。”你好,“他说。”这是我的晚宴。“

    国王是年轻的他。

   喻文州在年轻的自己的身边蹲下来。”你在画什么?“他知道这就是自己后放肆了一点,从对方手里接过笔记本,看见了似曾相识的笔迹。

    “我在想怎么走位。"喻文州2.0说。

     回忆像潮水一样涌回到他的脑中。他想起了多年前一个个不眠的夜晚,在训练营遭受的质疑与嘲笑,床榻上的辗转反侧。他抓住最后的一丝光芒挣扎着,不愿放弃。在那个冷眼与谣言纷至沓来的时候,他身边刚还没有与他共同承担的伙伴,只是笔记本上的一篇篇战术分析,训练室一个个加训的夜晚,和一点点的不甘,一点点的期盼,让他支撑下去,一路走来,直至今日。

   “我还在想,我这样到底有没有意义。”喻文州2.0又说。“他们都说我手速不达标,也没什么天赋,只是运气好而已。与其赖在青训营里还不如称早回家去。可是我......"

    "你觉得你只是止步于此了吗?”喻文州问他。

    喻文州2.0想了想,摇了摇头。

    “那就继续走下去,”喻文州微笑道,他曾经的坚持与隐忍似乎都重新赋予了意义。“你会走的更远,一直到你自己都无法想象的地方。”

    “可是没人相信我。”喻文州2.0说。

    “没关系,我相信你。”喻文州说,“你要坚持下去,有一天你会遇到一个很重要的人,不只是他,你会遇到更多的和你一起并肩战斗的人。“

   年轻的喻文州静静地看着他。

     ”谢谢,“他说道,抬手拥抱住了年长的、已经更加成熟的自己。”我觉得好多了,你......”

     他惊恐的看着喻文州缓缓的消逝成一片明亮的浅灰色光影。

     “我想我要回去了。"喻文州轻松的说。”再见,很高兴见到你。“终于结束了,他如释重负的想。
      他说完这句话后就消失不见了,年轻的喻文州沉默的看着空气中残余的灰烬,拿起了笔记本。”死亡之门.....“他写道。

 

 

    喻文州从梦中醒来,肩膀有点酸,看见黄少天同样是刚睡醒的迷迷糊糊的脸放大在他的眼前。

    ”你睡着了。“黄少天说。”是不是昨天晚上我吵着你了?“

    ”不,只是突然有点困。“喻文州微笑道。”还做了一个梦。“

    ”那个梦里有我吗?“

    ”当然。"喻文州说。

   “那一定是个好梦。”黄少天斩铁截钉的说。

   喻文州看了他一会儿,阳光从被微风吹起的窗帘的缝隙中漏下。这是一个美好的、漫长的永无止境的夏天。

    他吻了下去。

 

=================【END】========================== 

写完啦开心!

还是说一句新年快乐!

ps:黄少那个半夜被吵醒是我的真事......

再ps:这个其实真的是我有次做的梦。   

评论 ( 9 )
热度 ( 25 )

© 丰饶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