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饶海

霜雪吹满头,也算是白首

【全职|喻黄】Let me die

奇怪的脑洞,架空,并没有用的大学背景。学校说天气不好放了7天假真开心啊,最近南方也超级冷。

小卢第一人称,喻黄,蓝雨全员粮食向,至于为什么郑轩是小卢他表哥呢,因为爱情。(x

啊,蓝雨之家,真好玩,好玩。

 

================================================

哈喽大家好我是一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中学生。

晴空万里北风萧瑟,这样一个寒冷的冬天我被我妈扔给了我哥,我妈说,今年冬天特别冷反正你放假滚去找你表哥吧,正好,和他好好学学。

妈你疯了吗我哥那里下雪啊我们还没下雪妈你不能就这么抛弃我我哥他不会做饭啊你快回来我一个人承受不来——

然后我他妈被我妈打了。

现在我在我哥他公寓门口。

我果然是充话费送的,日。

 

我哥呢今年大二,据说是和他几个同学外面合租的公寓没住宿舍,看看,资产阶级的腐朽作风!

然后我在门口咣当咣当开始敲门。“郑轩你开门呐!开门开门开门呐!你有本事骗我妈你有本事开门呐!”

门刷的一下开了,带起一阵风,我背着一个巨大的包手里拉着一个行李箱还提着一包特产,啪叽一下就摔地上了。

出来的不是我哥是另外一个男生,比我哥帅多了精神多了,穿着我一直很想买但是我妈不让的一套很fashion的衣服,眼神犀利的问我:“你是郑轩的私生子?"

我当场懵逼了。后来我哥走出来才解了围(虽然他被那个fashion boy说的生不如死),方便起见,让我们叫他天天吧哈哈哈哈哈。

这个人真是刷新了我对人类极限的世界观,尤其是,我知道他是我哥他们学校辩论社的副社长之后。心疼我哥。

据说我到的那天他们正忙着和另外一个社友好交流,那个社团一听就特别高大上特别实用,听说最近还签了一个什么合同是买橘子然后酿成酒卖出去的。

卧槽,我真他妈心疼我哥,眼泪都要下来了。

 

我哥当然不止一个室友,天天之后我第二个见到的是日尧哥。这个人呢我还是要叫声哥的,尤其是他作为一个理科生发挥了他应有的作用帮我做了数学作业之后。今个老百姓真呀么真高兴~

就是啊,我跟你讲,这个人,污。

日尧哥上次把他的笔电借我玩(虽然我觉得是我哥看起来要杀人了但是我还是玩的很开心),我在他桌面上看见了一个名为WU的文件,然后我一时手快打开了。

我看见了,浩如烟海的,多如牛毛的,叹为观止的,里番。

我:“......"警察叔叔就是这个人,我已经报警了!

我就在这个时候回想起来坐我前面那个很可爱的,成绩很好的女生问我的一个问题:”你吃卢all还是all卢?“

她闺蜜也问我:”你觉得你是a还是o?“

”愚蠢,他分明就是个可上可下的b啊!“

对不起,我没听懂你的话,我选择死亡。

在我的英语老师在黑板上写下gay这个单词然后说:”大家记好了千万不要把guy写成这个哦“的时候,我仿佛已经看破了结局。

 

提到日尧哥不得不提提老远,据说和日尧哥一起补番补得天昏地暗日夜不休,不过,还好,不是里番。

唯一可惜的就是老远业余爱好是cosplay和买本,每天蹲在电脑前眼睛都发出了精光!每天,都在对我哥他们说:”我今天有吃土了!“

天天冷静回答他:”莫方,你昨天吃的是本体生态土,今天,是进口的黑土。“

他说这话的时候正在厨房做饭,锅看起来要炸了,老远和我哥还有日尧哥坚决的出了门,走路带风。

天天有特殊的烧饭技巧,别问我怎么知道的,让我安静地沉睡吧。

 

能够吃下天天饭的,只有徐奶和鱼总。徐奶也是个奇人,作为一个医学系的学生每天睡到日照三竿打雷都打不醒,不过据我哥说那是他的表人格,里人格只出现过一次,期末考的时候,一天恍恍惚惚抄着把解剖刀冲进来劈头盖脸问:”谁有青蛙?“

上课都上傻了,多可怜啊。我哥感叹,当时我们都吓傻了,还好文州机智,夹起一筷子黄少烧的荷兰豆就向他嘴里送去,当场清醒。

徐奶里人格开的时候,网游里操着个守护天使的号以为自己是个dps直接上去开怪了,多可怜啊,还要吃天天烧的荷兰豆。

 

鱼总是这么多人里唯一一个正正经经把我当学生看的人,不要和我说我哥,看了7天我哥那狗爬的字迹还要帮他打字之后,我把他电脑格了。

鱼总可辛苦了,每天要听天天讲话要删日尧哥里番要拦老远买本要空手接解剖刀,就是有一点不好,他,是个水瓶座。

他一次给我们讲笑话,说是他初中同学讲给他的,他同学老家那边法x功特别流行,同学楼上是个水果店老板,一日晚在床上对他老婆说:我觉得我成仙了。

老婆:......好好好你成仙了成仙了。

老板想了一会儿,特认真的说:真的,我觉得我能飞了!

老婆:......嗯嗯嗯你能飞全世界就你能飞。

老板:真的,我要飞了!

老婆:噢噢噢噢你飞你飞我看着。

然后那老板就跳下去了。

......好一个悲伤的故事。

就在讲完了我们回味这个老板是吃了脑x金还是脑残片的时候,天天突然说:”这不是大眼上次讲的吗?“

鱼总一脸无辜:”本来就是啊,少天你不是也听见了吗。“

那不是他初中同学吗!你是怎么知道的!

然后天天就搂鱼总脖子了:”哎呀我记性就是好——文州你说是不是是不是呀?“

然后鱼总当着我们的面亲了他一下。

夭寿了,我会不会长针眼。

卧槽我哥当时脸都蓝了,目测是想捂我眼睛,啪嗒一下就徐奶肚子上,然后我们又眼睁睁的看着徐奶举起了圆珠笔。

徐奶最近洁癖又犯了总觉得不干净死活不让别人碰。

后来我跑去问老远和日尧哥,他们告诉我天天和鱼总从初中开始就是同学,至于在一起,他们早已助攻成功深藏功与名皆大欢喜的迎来了he的结局。

你们有没有在意到这是搞基啊他们两个都是可爱的男孩子啊!

卧槽你们收敛一点我还是个孩子啊——

其实仔细想想这个设定似乎合情合理,温柔体贴的daddy鱼总和甩蹄子撒欢的mammy天天,还有懒得要死让他(14岁的)表弟给他打字的大儿子我哥和沉迷于里番世界不可自拔的二儿子日尧哥和每天都吃土喝风今天黑土明天红土忍不住高唱我深深的爱着你这片多情的土地的三儿子老远和真正的奶敢于操着守护天使号直面boss的四儿子徐奶,还有,今天也想唱一首let me die的我。

我死了连羽毛也腐烂在土地里面——

眼睛瞎了,日,我还是回家吧,这鬼宿舍我呆不下去了。

我,再也不想听我前面的女生,告诉我的事了。

我选择死亡,让我死吧投入土地的怀抱。

===========================================

英语老师那个,是真事,真事。水果店老板那个,是我哥给我讲的据说又是他舍友讲的,据说,也是真事。

小卢也是个很辛苦的boy啊。

 

 

评论
热度 ( 18 )

© 丰饶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