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饶海

我就算一生做个童孩也无所谓。

【全职|喻黄】不流之星

啊,最近几天意外的有文力。

架空,科幻pa,部分关于冬眠的设定参考电影《普罗米修斯》,题目出自余光中先生的散文《不流之星》,喻黄。

推荐bgm幽灵法则,不知道怎么弄外链有点方......b站的视频,应该能打开。

 

==============================================

0.

深蓝色的舱体上的指示灯在某一秒发出了红光,这是唤醒的标志。颜色逐渐由深蓝过渡到明亮的浅蓝,指示灯依旧明明灭灭。

卢瀚文在环形的指挥厅里注意到了苏醒室的异动,面前原本深黑的屏幕突然亮起光来,投射出一个进度条,表现着一份文件的传送与打开。不过短短几秒文件就下载完成。卢瀚文犹豫了一下打开了文件,特意看了一眼日期与格式,那是在两个世纪人们常用的文件格式,这是一份来自于混乱战争中的旧纪年的文件。

他看完后迅速删除,然后夺门而出。光屏又恢复了黑暗,许久,重新闪烁起了微光,一明一灭,不断地闪烁着,如同汹涌的海潮,又像一个人急促的呼吸。

 

1.

黄少天从一个漫长、漫长的梦境中醒来。

他呼出一口气,看它看低温下凝结成一团白雾,打了个寒战。他躺在一个通体银蓝,密闭的长条型的苏醒舱中,两旁的排气孔尽职尽责的进行着气体交换,让舱内的气温缓缓回升,将漫长冬眠的寒冷与迷茫驱散,带来了新生般的热量。

舱门发出一声轻响,缓缓的移开了。黄少天猛地从里面蹦起来,在苏醒室空旷黑暗的房间里不断地跺脚使自己的肌肉在酸痛中迅速恢复他原本的敏捷有力。苏醒室的门被人推开,来人把一条航空作战服递给他,向他敬了一个军礼。

“蓝雨空舰执行舰长卢瀚文,编号00081130L,向您问好,前辈。”

“卢瀚文?”黄少天艰难的操纵着自己的身体穿上作战服,并回了个礼。刚刚才从冬眠中醒来,他的舌头也不想以前那样灵活能过毫无障碍的说出一大串字词。“蓝雨空舰副舰长......前副舰长黄少天,编号,00040810H,你好。......我睡了多长时间?”

卢瀚文从掌心里调出一个小小的光屏,张开五指让光屏飞到黄少天眼前。黄少天被光屏上依次闪现的数据与英文单词弄得晕头转向,在他还在学校的时候就不擅长这些。“你还是直接告诉我吧。”他自暴自弃地说。

”您的冬眠日期是旧纪年3028年,现在是星纪年172年。您整整沉睡了两个世纪,前辈。“卢瀚文说。

“两个世纪!”黄少天感叹。“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啊,时间过得真快。不是吗伙计?你这么年轻就当上了执行舰长?小子,你今年几岁?”

卢瀚文露出疑惑的表情。“我今年18岁,前辈。你刚才说的是什么?”

“是修辞,修辞你知道吗?啊算了,我猜你肯定不知道。这么长时间我们的学校肯定已经不在了。”黄少天说。他很小的时候地球还没有收到a-98星系XK-8074号行星的侵略,他的生活是一种温和的,充满希望的土壤味的平凡生活。对于他来说,记忆中依旧保持着日升月落,满天繁星的记忆,这份记忆中也有童年街边的老槐树和学校里的蝉鸣。他应征入伍的时候还没有成年,在随最初一代蓝雨空舰进入太空时他其实很明白,他唯一的归宿就是离开地球,战死在这一片浩瀚宇宙中。

“是的,前辈,从很久以前开始我们就开始在空舰上建立小心的社会体系,大多数人都是在空间上出生的。”卢瀚文推开门示意他和他一起出去。“在您冬眠的那一年,我们战胜了a-98星系XK-8074号行星的殖民势力。现在蓝雨空舰承担的任务是保卫地球附近的星系安全,我们常年在宇宙中巡逻,定期返回地球补充物资和能源。”

“这么说,我们还是赢了?”黄少天随他走出去,走廊里涌来的温暖的气息让他脸上泛起了一阵红晕。“不错,说明我们还是挺牛的吗。小鬼我告诉你,我在这座空舰上待了十多年区区一觉而已还难不倒我——哦,一点都没变。”

他随卢瀚文走进操纵厅,发出了一声满足的感叹。

“前辈,从第三代蓝雨空舰执行舰长之后我们就没有改造过这座空舰,只有在原来的基础上做了一些不得已的修改。”卢瀚文说。“你的苏醒时间是两个世纪前就定好的,现在,可以请你坐在这里吗前辈?”
他指了指一把小小的不起眼的椅子。那把椅子黄少天在冬眠之前就见过。他乖乖的坐上去,手搭在扶手上。“你也别叫我前辈,听起来我都老了。你叫我黄少吧,我那个时候他们都这么叫,反正这么长时间过去我也不是什么副舰长了......"

"蓝雨空舰的副舰长在您苏醒之前都是空缺的,前......黄少。”卢瀚文说,在巨大的操纵台前按了几个键。从那把椅子的背面伸出几条松紧带将黄少天牢牢的固定在椅子上。一条机械臂伸展出来,排列着一系列的手术刀、枕头、激光刀等医疗用具,最后在黄少天的前方形成了一个屏幕。

黄少天:“......................"

屏幕啪的一下打开,出现了一张黄少天很熟悉的脸。

”大眼!“黄少天惊讶的说。”你怎么转行做医生了......不对,你也冬眠了?“

”如你所见。不过,我不是医生,只是微草空舰的监督舰长而已。“王杰希不耐烦的拉下口罩。”这么长时间你一点没变,如果不是文州拜托我......"

"等等,你先等等。“黄少天说。”文州......喻文州.......是谁?“

 

2.

这是一个刚刚下过雨,空气湿润的早晨。天色明亮,高楼顶端的浅茜色逐渐渲染成了明亮的橘黄与天蓝。黄少天从低矮的宿舍楼里跑出来,看看四下没人,溜进了停放着蓝雨空舰的地下基地。

喻文州像是早就预料到一样,倚在电梯门口,笑眯眯的看着黄少天震惊的表情。

”下个月我们就要乘着它去宇宙了,你不用这么急。“喻文州解释。”我看你不在宿舍,知道你肯定回来这里的。“

黄少天知道实情后心情平复了一点。”那你怎么跑得比我还快?”他嘟囔。“你不是先到我宿舍然后才来的吗,你怎么在我前面。”

“啊,毕竟我可以直接刷卡走地下电梯的。”喻文州轻描淡写地说。“下次少天想来看,也应该叫上我啊。”

“被任命为第三任舰长了不起啊。”黄少天咬牙切齿的说。“我好歹也是副舰长好不好,魏老大他什么意思,‘副舰长不够稳重不可以提高身份卡权限’......气死我了,以后你卡借我用!"

”没关系呀,我的就是少天的。“喻文州边走边说。”蓝雨上周刚刚进行了一次改造,现在不让看很正常......啊,到了。“

在这庞大的机械造物面前,这两个人类的少年显得如此渺小,如同沧海一粟。

”好帅!“黄少天赞叹。”比我上次看到帅多了......改了很多啊,舰长同志。“

”有一些是技术员设计的,我也没有完全的决定权。“喻文州说。”如果可以的话,我倒宁愿这样就好,以后不要再改来改去的。“

黄少天不解的看了他一眼。”可是科技总是在变啊,你看,我们小的时候能坐飞机就很高兴了,从来没想过会有外星人......"

"旧的也不一定是坏的。“喻文州说。”不说这个了,现在还不能进去,不过看看外面还是可以的。“

黄少天贪婪的看着空舰永远光滑而反着光的合金表面,还有前段突出的炮口。”能坐进去就好了。“他说。”文州,真的,如果能坐进去,我一定会是最好的那个战士,无论在哪里,我一定不会让我们的队伍受到这样的伤害......像上个月那场战役那样的牺牲,如果有我是不可能的!“

”如果坐进去可是很容易就死掉了。“喻文州说。”即使是这样少天也不害怕吗?也想去战斗吗?“

”为什么不呢?“黄少天看着他,目光明亮而锐利,像是冰冷的星光。”喻文州,要不要一起?“

”一起。“喻文州说。”无论你到哪里,我只知道我一定会和你在一起。“

 

3.

听到这个问题,卢瀚文露出了震惊的神色,王杰希深以为然的点点头。

”是的,这就是问题。“他说,”黄少天,你觉得喻文州是谁?“

”一个男的。......很高,而且......"黄少天努力回想。让他感到惧怕的是,他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由衷的觉得悲伤但欣喜,然而他并不记得自己的生活中出现过这个人。“我认识他......对,我认识他。”

“我现在要让你想起他,不得不重操旧业,黄少天,你们蓝雨欠我一个人情。”王杰希说,在那头不知道做了什么,黄少天身边的一个机械臂上的针头缓缓升起来,抵住了黄少天小臂上的皮肤,寻找一条适合的血管。

”等一下!你打个针这几条带子是要干嘛!“黄少天挣扎。

”这个药的反应很激烈,这是为了控制住你。“王杰希说。针头已经扎进了血管。黄少天觉得浑身发冷,一阵从未经历过的剧痛洗礼着他的全身,仿佛有滚烫的岩浆沿着他全身的血管奔腾,一直流到心脏。漫长的黑暗中,一丝光线吞噬着寒冷与绝望的边缘。他看见了在空舰上的每一场作战,也看见了军校里喧闹嘈杂的人声;他看见天空从明亮转向黑暗再度明亮;看见他在自己身后无需言语的默契;看见了云卷云舒花开花落看见几千颗太阳从地平线升起看见冰冷寂寥的星光,也看见了从一开始到最终,一直陪伴在他身边的那个人微笑的脸。

 

4.

喻文州站在黄少天房间的门口,手里拿着一个u盘。黄少天趴在桌子上睡觉,没有注意到他的到来,而他也没有出声吵醒他,只是静静地看着那俱年轻的躯体因为呼吸而一起一伏。

他就这样看了很长时间,眼神温柔而悲伤——仿佛已经跨越时空,看见了几十年后、几百年后、几千年几万年后——不管什么时候,他知道黄少天永远会是这个样子,而他也将永远陪伴在他身边。

他就这样看着他,知道指尖开始有些发烫。喻文州太熟悉这种感觉了,很快,炽热卷席了他的全身,撕裂般的阵痛从心脏处传来,他扶着墙壁承受着眩晕感。一会儿后,他平静下来,脸色苍白,冷汗已经浸湿了他的后背,无措的喘息着。他有看了一眼黄少天,捏紧了那个u盘,转身向操纵厅走去。那个u盘里只放着一个文件——可以改变黄少天命运的一个文件。

他做出了一个决定。

 

5.

黄少天从幻觉中挣脱出来,机械臂和显示屏都已经收回。他平复了一会儿呼吸,问卢瀚文:“喻文州呢?”

“他已经牺牲了。”卢瀚文说,向黄少天又敬了一个军礼。“两个世纪前的那场战争,因为蓝雨空舰第三代执行舰长喻文州操纵着飞行器独自闯入敌阵,将a-98星系XK-8074号行星的控制中枢炸毁,而取得了胜利。他在那次独自行动之前将您送入了冬眠仓。在炸毁之后,他就牺牲了。”

“................."黄少天断言。”不可能。我要听真话,小鬼。我和他有一个约定。不管做什么,不管发生了什么,一定会陪在彼此的身边不丢下彼此——哪怕是死亡。如果他真的这么做了,他一定会带上我。“

”太空重力失衡性血液不协调症。“卢瀚文说。”在第一批随空舰进入太空的军人中最为常见。根据他留下的资料,在那次行动之前,你和他都患上了这种疾病。所以他将你强制送进了冬眠,只身去执行那次任务。只留下了一个文件,那个文件会在两个世纪后——也就是今天自动执行。所以今天你会醒来,我会收到他留下来的资料,王杰希前辈会与你通话。刚才的药就是治疗这种疾病的。我想,喻文州前辈应该预想到了两个世纪后的医疗水平足够治疗这种疾病。“

”好吧,你告诉我。“黄少天觉得口舌发干。“这种病......死的时候会怎么样。”

“一开始是全身发烫,剧痛。你的血液会一点点的从血管里全部涌向心脏,血管萎缩,组织器官瞬间坏死,最后心室壁破裂。”卢瀚文低声说,不敢看黄少天的眼睛。“在他执行任务的时候已经开始有发病迹象了,那是一个很缓慢很痛苦的过程......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忍下来的。”

黄少天没有说话,转过身去,从广阔的玻璃窗中看着灿烂的星光。

“他现在在哪里?”

“月球。”卢瀚文说。“我们把所有战士埋葬在了月球。他下葬的时候不是真名,我们用了他以前的一个代号,索克萨尔。”

“给我一架单人飞行器。”黄少天转身命令到。“然后把我的军籍删除,就说已死亡——别来说教我,小鬼,我可比你大整整两个世纪。”

他微笑着,眼神明亮而锐利,如同冰冷的刀锋。

 

6.

飞行器冲进月球表面的人造大气层,发出耀眼的橙红色火光。黄少天没有减速,反而将操纵杆一推到底。

距离坠落到月球表面还有一段距离,在这最后的几分钟里,还够他说一句话。

“我以前和你做过一个约定,不管做什么,不管发生了什么,一定会陪在彼此的身边不丢下彼此——哪怕是死亡。”黄少天说。

他能够看见月球表面一排排一列列成行的墓碑,他找到了s开头的那一块方阵,甚至已经找到了喻文州的墓碑。他在这个寒冷的地方安睡,而星辰寂静无声。飞行器正要坠落在月球上。

“现在我来履行约定了。”黄少天说。

================【end】===================

啊,写完有点心累,手好冷。

评论 ( 4 )
热度 ( 24 )

© 丰饶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