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饶海

我就算一生做个童孩也无所谓。

【全职|索夜】故乡

一个帅气的西幻,架空索夜,流木出没。很短,只是个突发脑洞......

听说前段时间我庙下雪了所以索索住的地方有雪也没关系吧xddd

打字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流鼻血了止不住啊啊啊啊啊!!!!

 

=====================================

1.

年轻的剑客敲开了林中小屋的门。

小屋的主人看上去有些匆忙,把门狠狠的打开,狂风夹着雪粒飞扑而来,他急忙又把门缝关小了些。他身材高挑,银色长发,穿着一身朴素的黑袍。皮肤白皙,耳朵尖而长,微微颤抖了两下。

“你好。”主人轻声说。

“很抱歉,真的——很抱歉,但是你也看到啦这雪下得太大了我很久没在布鲁瑞恩*看到这么大的雪了,要知道我从很远的地方一路赶回来我好累啊......啊,不好意思,能让我进去吗?”剑客不自在的说。“我知道这很失礼但是我保证我是个正派人,我只是想等风雪过了再出发......"

"没有的事,进来吧。”主人小心翼翼的把门打开。“要是不介意我可以为您拿一条新的衣服,要喝点热茶吗?尤其是在这样一场风雪过后......您说得对,布鲁瑞恩是很久没下雪了,我只记得我年轻的时候看见过,比这还要大......"

"谢谢,我是流木。”剑客对主人行了一个不是特别标准的骑士礼。“真是十分感谢。但恕我直言,您现在看起来也很年轻。”

“我很久没看见有人来了。”主人说,“我一个人在这里已经很久很久,就到我自己都不知道过了多少年岁......也许我是很年轻,也许我已经老了......管他呢,我是索克萨尔,请自便吧,流木先生。”

2.

“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一个传说。“索克萨尔说。”布鲁瑞恩的剑圣。“

”神啊我怎么会没有听说过。“流木满怀敬佩的说。”作为一个剑客不可能没有听说过剑圣的名字。“

”是啊,怎么可能没有听说过。“索克萨尔说。”我以前见过他。他是很厉害,不是吗?“

”可是剑圣在很久以前就西渡*了。“流木说。”在最后的那场战役中,夜雨声烦保护了整个布鲁瑞恩,击退了来自北方半兽人与哥布林大军的进攻,随后再也没有人见过他,同伴们说他西渡了,和他的搭档......精灵王......"

"索克萨尔,是的,那就是我。“索克萨尔说。”那是假的,我没有西渡,他也没有,事实上,我们来到了这个地方,准备度过余生。“

”那他在这里吗?“流木惶恐地说。”我从来没想过我能见到剑圣......"

"不在,如果你想要,我可以给你看看照片。“索克萨尔说,挥了挥手,宽大的衣袍扬起一阵银灰色的如同星辰般的飞雾。

银雾在空气中延展、变形。流木看见了一个年轻的男人,头发像是成色很好的金子,眼神锐利而冰冷,穿着灰蓝与黑色的礼服,腰间配着一柄冰蓝的长剑,只是站在那里,就仿佛千军万马、一夫当关。

”天哪。“流木赞叹。”和画像里的一模一样。“

”我们当时也这么说过。但是夜雨不喜欢,夜雨他......想要的只是战斗,肆无忌惮,无所畏惧,潇洒恣意。他不喜欢宫殿与权力,同样的,不求荣华富贵,他只是和我一起求那一份自在,浪迹天涯,仅此而已。“索克萨尔说。

银雾变了形状。流木看见两个婴儿的出生,逐渐长大,童年的追逐嬉戏,长大一些的共读,甚至午后百无聊赖消遣的时光,直到金戈铁马,利剑出鞘,又变回那个肆意张狂的剑圣,挡在精灵的身前,剑起剑落、光华飞溅,如同摩西分海,披荆斩棘一往无前。

无论何时何地,画面中都是两个人。在故事最初的孩提岁月,逐渐长大的少年,到战场上生死与共的战友,他们两个都没有分开过。画面逐渐淡去,夜雨声烦的身影消失,变成了面前索克萨尔淡漠的脸。

“真正的结局是他走了。”索克萨尔说。“我和他缔结过契约,精灵王的能力不能让他不死,但能让他不病不老......可是他还是死了,他告诉我是时候了,从这扇门中走出去,走进雪中,就再也没回来。我找到他,埋葬他,但是我不会死,我有精灵王的血脉,我永远不会死......永生是一种诅咒。”

他的面容年轻而精致,眼里却有了岁月的沧桑与惊艳。

“但是您分明可以回去。”流木说。“布鲁瑞恩需要一个王,您的精灵种族也需要您。你的寿命在精灵中,据我所知,不是最长的,所以如果您回去,分明可以继续你们的使命——你们发过誓会至死不渝的守护这片土地。”

“我是发过誓,而且我一直坚守着我的誓言。”索克萨尔说。“我和他有过一个约定,我是他唯一的王,他是我唯一的骑士,永不言弃,荣辱与共,生死契阔,与子成说*。我必须留在这里,如果有一天他回来了,我就可以给他开门,让他喝上一杯热茶。如果我走了,那么他回来的时候,又能找谁呢......

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我还很小,这间小屋是我的老师为我建的。当时下了很大的雪,我一个人坐在这里,他敲门问我能不能进来。当然,那个时候他也很小。

他走的时候也是这样一个风雪天,他说,让我等他回来。精灵的誓言是很珍贵的,我们通常一生都不会历下任何一个,因为一旦你发过誓,你就必须用生命——或者更珍贵的,灵魂——去遵守你说下的每一个字。“

”我这一生立下过两个誓言。“索克萨尔说。“第一个,守护这一方土地,第二个,等他回来。”

3.

“风雪小多了。”流木看了看窗外说。”布鲁瑞恩很少下雪,不是吗?“

”很少。“索克萨尔说。”还有最后一件事,骑士。我们已经不是当年的——剑与诅咒了。只是索克萨尔和夜雨声烦,而我在等他。”

”是吗,可你还是精灵王。“流木满不在乎地说。”谢谢你的热茶还有故事!我必须要走啦。“

“风雪快停了。”索克萨尔说。“还有一件事。这片森林一般人进不来,你出去的时候,就沿着门前的小路走,无论如何都不要偏离那条路。”

“谢谢,我会的。”流木说。“这就是你们的精灵小道?”

“是的。”索克萨尔说。“恕我直言,您来这里做什么呢?我是说,您为什么要这样匆忙动身。”

“我来赴约。”流木说。“我曾经和一个人立下过一个约定,不,一个誓言。我正在找那个人,因为说实话,我忘记我当时立的是什么誓了。”

“那么,祝你好运。”索克萨尔第垂下银灰色的睫毛,眼睛像是一片银蓝的水晶玻璃,因为敲击而颤动,发出悠扬绵长的回响。

流木点点头,昂首挺胸地走出门去。在他的身后,低矮的小屋、热茶的蒸汽、炽热的炉火和忠贞的誓言,都在突然肆虐起来的狂风暴雪中失去了踪迹。

而他正在前进,并且没有发现。

 

==============【end】===========================

*布鲁瑞恩,bule rain 音译,简单粗暴。

*西渡,出自《魔戒》,类似于前往永生之地这种意思吧。

*生死契阔,与子成说,出自《诗经·国风》。

 

也不知算he还是be......写的开心就好xdddddddddd

 

 

 

评论 ( 2 )
热度 ( 25 )

© 丰饶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