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饶海

我就算一生做个童孩也无所谓。

【全职|喻黄】共你疯(1~3)

一篇很迷的文.......完全想到哪写到哪,喻总生贺第一弹。

bgm:《你曾这样问过》,听的时候不可抑制的想到文州。参加喻黄推文的活动嘿嘿嘿,这首不算严格意义上的情歌,但我觉得很适合他们www

医生喻x首饰设计师黄,锅底郑楚,私心夹杂着模联的安利qwq

 

=====================================================

若你曾片刻深爱这乱世浮生,便会有人愿舍身相陪共你疯。*

                                                            
 

1.

喻文州睁着眼睛给喝的烂醉的病人把手臂里的玻璃渣全部挑出去,直起腰打了个哈欠。

病人是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喝进去太多的酒精,面色酡红,哭的肩膀一颤一颤地,一边流泪一边咳嗽,不知是遇到了什么伤心事。嘴里嘟囔着,末了轻飘飘一句:“医生啊…….”

喻文州被这一声吓到手一抖,刚夹起来的棉球又掉回盘里去。小伙毫无知觉地抖了抖,又痛哭流涕起来。

送他来的朋友不忍,解释道:“他女朋友回老家过年去了,他家里一直不同意他们在一起呢。”

“医生,医生我真的好难受啊。”小伙哭成一个包子,“我家涵涵那么好我爸他怎么就不同意啊呜呜呜——”

“别丢人了。”他朋友意思意思往他头上招呼一下,“喝醉就这样,拿酒瓶往自己手上砸,妈的差点把我吓死……”

“没事,我对象也回家去了。”喻文州向他们笑笑,“只是我还要值班。好了,回去睡吧,不要压着这条手臂,也不要再吃刺激的食物,我给你开点消炎药——”

小伙终于安静下来,只是那张还算是端正的脸上眼泪依旧在鼻翼处流着,迷糊着喊女朋友的名字:“呜呜呜呜呜呜涵涵涵涵我想你qwq……”

他的朋友安抚的拍了拍他。喻文州叹了口气,无法抑制的悲伤起来。

“没事,我也想我对象来着。”他说,“啊……我这工作忙嘛。”

喻文州摸了摸胸前口袋插着的钢笔,百乐的,是他们还在学生时代时黄少天送他的。日后的大佬设计师当时还是个买几瓶鲶鱼墨水也要考虑的穷小子,追喻文州时一狠心把喻文州一直种草的颜色全买了,喻文州收着都心疼。等到双向暗恋的窗户纸刚捅破,喻文州二话不说请他去吃两百多一人的自助餐,有新鲜的海鲜、现做的甜点和不限量的哈根达斯。

就是在那里蜡烛光温柔的照映下,他们第一次交换亲吻,看着对方的眼睛互诉衷肠。

 

2.

大年夜总是有人喝的烂醉、放鞭炮扎伤自己、或者狂欢时弄伤自己。在这里有多少人在欢乐中热泪盈眶且拥抱,就有多少人隐身于黑暗无疾而终。

但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

过了大半夜,喻文州躺在值班室的床上。护士已经很久没有来打扰他,一群女孩在柜台咋咋呼呼的围在一起拿手机看春晚。他翻了几个身还是睡不着,坐起来叹了口气。

黄少天不在身边,他总是不可避免的回忆着过去那些温暖的时光。那些时光啊,就像棉花糖一样甜蜜而绵长,如同一个个亲吻印在眉间…….

 

黄少天做毕设的时候一晚晚的熬夜,他和喻文州同届,但喻文州读8年医科,等到黄少天已经小有名气成为蓝雨的首席设计师的时候,喻文州才刚刚进医院。

然而日后再牛逼哄哄,也有哭着求导师过毕设的时候。

喻文州习惯熬夜,不像黄少天作息规律,经常半夜一个电话过去,很久才有人接,黄少天哭丧着说:妈的我又睡着了。

喻文州心想怎么咖啡都挡不住你这尊大神……

大四时他们已在一起两年,喻文州光明正大在晚上走进黄少天宿舍,盯着他做毕设,单身狗郑轩被秀的肝疼胆颤,果断滚去喻文州寝室与团员们同甘共苦,另外两个室友一边指责黄少天的非人行为,一边还要一起赶论文。

黄少天说:“我毕设要是能做出来,我就送给你。”

他毕设做的领带夹,海蓝宝。黄少天有私心,喻文州有一条暗蓝色的领带,借给他毕业答辩用过,穿西装的喻文州啊,带着他设计的领带夹,想想都性感。

最后黄少天果然履行承诺,拿着奖学金豪气的去把领带夹定制出来。喻文州带着它去模联开会,和黄少天一起去。他是RCC,黄少天是北约场DH,那是黄少天的最后一次会议,喻文州把新入圈的萌新虐的想掀了RCC,结束时果然被一群代表阿,黄少天挺身而出代替他。喻文州就在旁边看着黄少天惨叫,旗杆被阿倒了,他掩饰不住嘴边笑意。

虽然最后也被阿了。喻文州认命,措不及防被倒过来向上对着门框猛怼,喻文州差点被这群小兔崽子气死,心想下一年再来我搓几个危机恁死你们……只是下一年不会再有黄少天,似乎今年代表们弄出的老美停止对isis的援助*也逗笑不了他。

那个领带夹被弄掉在地上,黄少天捡起来亲手给他别上,然后微笑着拥抱了他。

“这是我的最后一次模联了。”黄少天在唱K的时候说,“不过文州还坚挺的很哈,明年应该还能继续恶心小同学哈哈哈…….”

喻文州想又有什么好的呢,我最后一个走,伙伴们都换了几批。

“就是那什么,”黄少天突然说,“其实我和文州是一对儿。”

一瞬间喻文州还没有反应过来,叶修猛地坐直了,楚云秀把口红画到了鼻子里,方锐手一抖点了《法海你不懂爱》,李轩把果酒全部全部喷到吴羽策脸上。

吴羽策把李轩头摁到桌子下:“呵呵呵呵呵呵胆子肥了你——”

“别啊。”喻文州说,“我们认真的。”

他们都是和我一起参加过很多次会议的知己,喻文州想。无论是质疑还是支持,他都将握紧黄少天的手从容以对。

叶修丢下杯子,真诚的鼓起了掌,“成吧,那696969。”

楚云秀:“99。”

“算了老叶,你个在KTV喝热牛奶的垃圾。”黄少天讽刺,“我和文州啊,那是从前两年就在一起嘞,我们双代那次你正好没去,要不然我们早告诉你们……”

他清了清嗓子,“反正这是我最后一次了,正好大家都在,我就……”

黄少天意料之外的红了脸。喻文州接上:“出个柜,大家多多包涵。”

“你这还秀了恩爱啊,单身狗受到了一万点暴击。”李轩说,“这样,今天哥几个请你,你们就不用出份子钱了,以后摆酒的时候记得叫我们。”

“云秀就不用了。”喻文州理智地说,“MPC我们惹不起。”

“谢谢谢谢。”楚云秀说。“那什么,你们谁追的谁?”

黄少天不肯说,被绑到话筒前去唱《套马杆的汉子》,楚云秀不肯罢休,坐到喻文州身边问:“你怎么就看上了他?”

喻文州说,“他哪里都好。”

“嘶——酸死了。”楚云秀说,“我猜啊,是不是黄少天追的你?”

“差不多吧。”喻文州微笑着说,“不过双向暗恋这种事应该不用分这么清楚吧?”

妈的我为什么要问。楚云秀在心里打了自己两个巴掌。让你多嘴!让你多嘴!

她看着自己的挚友,真心的为他们开心起来。

那些我们深爱的人们,我总希望他们能幸福一生,楚云秀想,我知道我们都是,就算我们都是单身狗,一边被虐的想自断经脉,但可是真心实意的在祝福你们。

没办法呀,我们就是这么喜欢你们。

 

3.

黄少天的微信在近十二点的时候发过来:“今晚怎么样?”

“还好,”喻文州回复他,“你还没睡?”

“陪我爸妈守夜看春晚呢……”黄少天说,然后发过来一张悲伤这么大的表情包。

喻文州忍不住想到黄少天故作悲伤的表情,忍不住笑起来。

“哎哟喂你这笑的,你这笑的。”来串门的郑轩说,“赌一瓶养乐多是黄少发来的。”

“好的吧鸭梨你神机妙算。”喻文州说,“那你帮我想想,给少天的西装怎么送他比较好?”

郑轩是他高中同学,一起拿过BD的双代,大学一起报医科又和黄少天同寝室,考进同家医院。两个人在一起后第一个告诉了郑轩,第一次约会的电影票还是郑轩送的。

郑轩:“你还给黄少买了西装?他的西装你还不觉得多?”

“还好吧。”喻文州诚恳地说,“主要是西装啊,他的我也能穿,所以还是很划算的……”

“得了我服气,这压力忒大。”郑轩笑了。“大年夜值班,等你回去黄少都自己翻出来了。你就放他枕头边呗,一起来就能看见。哎你怎么不给我送礼物啊?我还给你们送了火锅打折券呢。”

“你不就想和少天要个独家设计的戒指吗,鸭梨你的心思我会不知道”喻文州数落道。“有了女朋友就不要我们这两个兄弟了,你和云秀还是我给牵的线。”

“我的哥诶我就想求个婚…….”郑轩说出来自己先不自在的咳了一声,“主要黄少能给我打折嘛,我们还想攒钱付首付,能省就省啊……”

“行了快要结婚的人我不懂。”喻文州笑了。“先说好,我是你伴郎,别让少天占了便宜。”

“那不必须的嘛。”郑轩棒读。

“郑轩啊。”喻文州说。“你真的要结婚啦。”

“还只是求婚啊。”郑轩有点脸红。“我妈都催我呢,这会再怂我怕要被怼啦。”

“郑轩啊。”喻文州感叹,“我儿,你长大了。”

“去你妈的。”郑轩踢他。“谁他妈是你儿子,我是你爷爷……”

“我儿。”喻文州说,“不要这么骂你妈妈,我怕少天要打你。”

郑轩气的去抢他笔,喻文州笑做了一团。

“好啦。”他温柔的说。“恭喜呀鸭梨,终于不压力山大了哈。”

郑轩也笑起来,他自己都不知道,就在前几个小时楚云秀来看他的时候,在他的嘴角留下了一点点不容易看出来的口红印。

“你和黄少也是,”他说,“祝99。”

“少天回去看爸妈了。”喻文州说,“他只和他姐讲过,好像今晚要和他爸妈坦白。”

郑轩说,“好像他爸妈不同意你们就会分开一样。”

喻文州说,“啊还是会难过的,我和爸妈坦白的时候,可是被打出门的…….”

“不要怕,不要怕啊。”郑轩冷静的说,“黄少可是高中毕业就出了柜,不过是介绍对象吗。”

“有时候我也会害怕嘛。”喻文州耸肩笑了笑。“我大年夜值班我爸妈都不发消息,哎哟难受的我心都要停跳了。”

“那还不是你自己作要这么快和叔叔阿姨坦白。”郑轩说,“你今年又拜托你弟去和你爸妈求情了。”

“求什么情,说的我就不孝顺我爸妈一样。”喻文州说,“我就让我弟给我妈讲这几年我和少天是怎么过的呗……一步步来嘛,我也不舍得他们难过啊。”

 

 

 

================【tbc】============================

啊下集估计就见家长了......

*歌词来自《你曾这样问过》

*今年就前几天雅典杯的一个梗,今年雅典的梗都好迷hhhh

评论 ( 6 )
热度 ( 71 )

© 丰饶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