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饶海

霜雪吹满头,也算是白首

【全职|黄喻】静夜思

 

就是一辆古风的车,很迷。

喻文州生日快乐呀ww


===============================================

隔壁裁缝铺不想让孩子再读书,孩子却不愿意,跑来找喻文州。喻文州忙这件事忙了挺久,等空下来已经接近晚饭时分,蓝雨书院规模小,厨子是老师兼任的。徐景熙给学生们分好粥和菜,久久不见喻文州来吃。正准备端着他那份去他房间里,蓝雨书院门口远远走来一个人,牵着马,在夕阳前的古道上留下一个金色的剪影。

卢瀚文眼尖,早就开心地喊起来:“黄少来啦!”

来人剑眉星目,神采奕奕,腰间系着剑。他手上牵着那匹白马听见熟悉的声音,打了个响鼻。徐景熙跑出门迎接他。“是黄少啊。”他说,“这么久不来,还以为你和文州吵架了。”

“那可是诬陷。”黄少天笑嘻嘻的说。“我和文州可从不吵架。你们吃了吗?我带了酒回来。”

他从马身上的包裹里拿过一个酒坛,看着沉重的坛子在他手里旋转几圈,被扔给了徐景熙。“春秋楼的桃花酒,文州最喜欢。”

“文州在他房间里,酒我过会儿拿去。”徐景熙说。“只有粥和小菜,你还没吃?”

“来的路上春秋搂吃啦,二两牛肉,白灼虾仁,还有龙须面。”黄少天道,“酒你直接放厨房去就是,我有些事要找文州商量。”

“先生月前就早早惦记你回来,又不肯提。怎么不是吵架了。”卢瀚文与他调笑,“黄少,要是先生还生你气我才不帮你。”

“行了你去吃饭吃饭,小孩子家家怎么那么多话。”黄少天做出驱赶的手势,把夜雨拴在院里的树上,径直去了喻文州住的屋子。

现在的小孩都不得了,把他和喻文州之间那些袅袅弯弯看的一清二楚。

 

黄少天走进院子里时,喻文州就发现了。除了他,没人会这样吵闹又生气蓬勃,也没有一匹马像夜雨这样,一个响鼻也打到喻文州心里。

可他就是生气,生自己也生黄少天的气。三个月前的那一箭啊,穿过黄少天的胸膛,在他手上留下的伤。仿佛是有人紧紧攥住他的心,血液都停止。

黄少天走进他房间,在门口停下来,低声道:“文州。”

“怎么还知道回来?”喻文州冷哼一声,又觉得这台词实在是太狗血矫情。“伤好了就回来烦我了?”

黄少天走近他,把粥和小菜放在桌上,才笑道。“伤还没好透,就是想你。”

喻文州心里一动,软下去七分,剩着那三份硬抗着装作冷漠。“想我?黄少还会想我?真是稀奇。”

“哪里……你还在生气?”黄少天坐他身边,拉起他一只手,见喻文州没拒绝又凑上吻他脸颊。“别生气呀……我错了,文州,你看看我好不好?”

喻文州脸一红,心彻底软下去,偏过头与他接了个吻,含混道:“你怎么喝酒,带着伤呢……这一路还平安吗?”

“平安的很,哪有人又不长眼来怼我。”黄少天轻笑,“不自量力。”

喻文州长出一口气,评价他:“不要脸。”

黄少天说起情话毫不脸红:“脸都给你了,你要不要?”

“要的。”喻文州轻声说,“给我咬一口?恩?”

他笑眯眯地又吻了上去。

亲了一会儿,黄少天先离开他,“……再亲下去要出事了。小心景熙他上来。”

“少天,除了你他们都不随便进我房间,我和他们讲过的。”喻文州笑道,又说,“我很想你。”

“一开始我真的很生气。特别、特别生气,几乎想打你那种。”喻文州说,语气很平静。“我真的以为你……我再也见不到你了。”

“对不起。”黄少天有点心疼,拿嘴唇蹭蹭喻文州的脸。“对不起,你不要难过了,看着我,我回来了……”

“你差一点就回不来了!”喻文州突然提高了声音,手指戳着黄少天心脏。“就在这里对不对?就在这里,偏一点……少天,那只箭不会伤我太重,你为什么来挡?我求王杰希救你,他被你的伤吓到了,王杰希都被你的伤吓到了……”

那可是王杰希,他跪在好友前求他,求他救黄少天。王杰希吓得来扶他,好说好歹劝了几句又去看黄少天的伤口,说他怎么会伤这么重?

那一瞬间他几乎无法回答,他说,杰希,他挡在我身前,他挡在我身前。

“没事了,文州。”黄少天没办法,吻他的眉眼。“你看看我——哎呀,别难过了。”

喻文州抬起脸,温顺的向他讨要一个亲吻。


亲吻之后干什么呢


=============【end】=======================

如果手速够,这是生贺第一发。

评论 ( 3 )
热度 ( 58 )

© 丰饶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