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饶海

霜雪吹满头,也算是白首

【全职/喻黄】喻文州你到底爱不爱我

abo,但是没有车的假abo。喻a黄o。
就是关于一个不想生孩子的a和想生孩子的o的问题。
现代架空,人民教师和人民法官的故事。

===============================

1.
“喻文州你脑子是不是有洞?!”黄少天愤愤地说。“你——操,你滚开,我不想再和你说这件事。”
他几乎一丝不挂,就披了条衬衫在身上,裸露的肩膀上还残留刚才欢爱的痕迹,红色的牙印和吻痕。喻文州在他身边躺着,拿了床头柜上的一盒烟,动作毫无停顿的递了一根给他。
“再说吧。”喻文州说,语气平静地不想刚才床上占有欲极强的样子。他平和的信息素充斥着整个房间,弄得黄少天有点想打喷嚏。“还不是时候,少天。”
“那你觉得,什么是时候了?”黄少天咬牙切齿地低下身来看他,眉间阴郁。
“喻文州,你就这么不想和我一起养个孩子?”
烟被点燃,薄薄的烟气混着两种信息素的味道缓缓盘旋上升,喻文州不声不响地靠在床边,许久后道:“不是不想养,只是觉得还没到时候。”
黄少天被气的眼眶发红,又被对方释放出的大海咸腥气息所抚慰。
“我看你,你真是自私。”他指责。下午的情事慵懒而缱绻,如果没有这次争吵,原本应当是完美的一次按时到来的发情期……如果喻文州没有坚持不射/在他里面的话。
他的alpha仍在床上无言地吸着烟,抬起眼来看他。黄少天不想说什么,捞起地上的衣服一件件穿在身上,从抽屉里翻出一盒抑制剂就往外走。
“你生气什么?”喻文州终于皱起眉,“这对你来说很重要吗。”
“晚饭不用等我了,之后也不用等了。”黄少人冷冷地说,他转过身,停下来。
“每一次,喻文州。每一次我们谈到这里,就会不欢而散。”黄少天说,“我觉得有个孩子很好,仅此而已。”
他拿出手机,边发微信边向门外走,外套搭在手臂上。
喻文州站了起来,在黄少天要走出门时拉住了他的手腕。“等一等。”他扳正黄少天的脸,在他额头上亲了亲。“你很生气吗?因为——孩子的问题?”
“可以说是这样,你一直拒绝我就好像……”黄少天说,“你不爱我,不想和我一起生活那样。”
“但你知道我爱你。”喻文州说。“你晚上要去哪儿?”
“老魏和老方想和我叙叙旧,喝喝茶。”黄少天平静地说。“我要告诉你,对于这件事我很认真,我在和你讲我希望跟你一起有个孩子。”
“那晚上小心一点。”喻文州说,“要不要我来接你?”
“你来接我?”黄少天无言地看向他。“随你。”
我啊,我只是不确定。喻文州想,我们现在应该要一个孩子吗?像你这样骄傲的人,我真怕你会后悔啊。
“我很爱你的。”喻文州说。他亲上黄少天的嘴唇,对方抬手环住他的脖子,很温顺地接受了。“所以我们再等等好不好?让我、和你都再好好地想一想……”
“是吗?”黄少天松开他。信期被情事和抑制剂暂时压制下去,他眼角还有一点点红。“那好吧,我也是。你晚上吃好一点。”
“关于这件事——孩子这件事。”喻文州在黄少天走出房间那一刻说道,“让我们都冷静下来想一想吧,少天,晚上回来,我们谈一谈。”
“你说得对。”黄少天说,然后猛的一下甩上了房间门,怒气未消。
喻文州苦笑了一下。

2.
“算我求你,你真别笑了……我靠。”喻文州拿手扇了扇烟味。“不是,这么开心你干嘛呢。”
“我就是很想笑啊。”王杰希说,“想到你居然还有情感问题就想笑,是不是老叶……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喻——喻文州。”叶修认真地说,然后打了个饱嗝。“听哥一句,去道歉,然后生个呗,你们又不是养不起。”
喻文州气的在桌下踢他。
“别笑了,我真的挺纠结的。”喻文州说。这家饭店的招牌菜碎炒花鲢被服务员端进来 他帮忙拿走几个空盘。“算了……先吃。”
几双筷子同时伸向了盘子。这道菜是真的好吃,他们每次来聚餐必点。叶修又舀了勺地衣进碗里,总结到:“你真是想太多。”
“我没有,我只是没做好准备。”喻文州说,“毕竟,少天不是那种一定要生孩子的omega……”
“现在情况是这样的。”张新杰放下筷子,看向他。“黄少天,一个omega,想和你生个孩子。喻老师你一个alpha,居然拒绝了他。”
“生吧。”肖时钦苦口婆心地劝。“就当为解决我国老龄化社会做贡献。 ”
“那少天也是个一直致力于o权运动的omega。”喻文州说,“我以为他不会想生孩子。我怕他只是一时兴起,会后悔的。”
“生育是一种权利,不是一种义务。”他们之间唯一的omega江波涛耸了耸肩。“老喻你急啥?说到o权我都没急,你这么较真干什么呢。”
“我刚认识少天的时候,他比现在锐气多了,还和我说要和他在一起就要做好丁克一辈子的准备呢……。”喻文州回忆起以前的事,露出一丝微笑。“少天会想养个孩子,真是意想不到。”
“那你到底急什么?”王杰希扳着手指一条条列举,“老喻,你看啊。你是老师黄少天在法院工作,社会地位不错收入也不错,而且有车有房请的出假。你是个alpha他是个omega,而且是你最喜欢那种。证领了有一年多了吧?两个人颜值也挺高的,养个孩子不好啊?你们就差个孩子了。”
“感觉我自己对生个孩子也没特别大的欲望……不是说不想养啊。”喻文州想了想,自己分析道。“少天自己是特别反对omega为了生育而生育的,他那么骄傲一个人……”
那么骄傲一个人,活的潇洒恣意,硬生生超过那些因为性别歧视他的人,比一般的alpha更强、更优秀,除了性别,他的人生命运一直臣服于他。
毕竟可是见到他第一面时说出“为什么omega一定要生孩子?这是我们的权利不是义务。有些alpha还没我优秀。”这样话的人呀。

喻文州和黄少天是在一次omaga平权游行上认识的。喻文州倒不是特意来参加游行的,而是和心友们压马路时遇到了游行队伍,顺路参与一程。
他们六个大老爷们儿,一半是aphla,在以o和b居多的游行队伍里分外起眼。江波涛和他们打了声招呼,跑到前面omega带队那批人里面去了。
黄少天跑过来,和他们热情地打招呼。“谢了啊哥们,a来这种活动挺少的。”
一直被父母灌输平等观念的喻文州回应:“应该的,这种事大家都有责任。”
两个人说着就聊开了,抛下帮助一群omega举着旗的王杰希和叶修,往前走过去。黄少天很快知道喻文州是R高的老师,带化学,喻文州也问到黄少天是市中院的法官。那个时候喻文州刚刚接手高三班主任,黄少天也从区院调到市院不到一年,两个人都有些年轻气盛。黄少天说遇到多少多少家暴的案子,喻文州说学校里多少对拦不住的ao小情侣,聊的像多年不见的老友。
喻文州是个很温和但很懒的人,从小被说不像个典型的alpha,黄少天是他最喜欢的类型,锐气明亮,像个a一样具有攻击性一般的眼神,连信息素都有辛辣味。他们很快交换了电话号码加了微信,黄少天还发现自己表弟是喻文州的学生。
喻文州对他们的初见印象很深。游行时不断有人加入,路边行人有人视而不见有人驻足观看。黄少天用坚定的眼神注视着他,“omega不应该为了生育而生育,这是我们的权利,但不是我们的义务。”
“你说得对。”喻文州说,“而且这不应该只有omega为此努力。其实aphla和beta都能参与进来发挥很大的作用。”
“可能我们身边没见到什么特别严重性别歧视啊,之类的大事。”黄少天又说,“但是事实上我们身边有这样的事存在,而且在有一些地方,非常严重。”
“也许我们都有责任。”喻文州说,老师当久了,他对性别意识其实不是太强,在R中这样的学校里很少有歧视的事,老师间也不会说ao不一样,要干嘛还是干嘛,象牙塔里待久了,对别人收到的不公还是会同情起来。
后来又因为卢瀚文谈了恋爱的事他们见了好几次,卢瀚文毕业还请他俩吃了饭,那对小情侣现在还没分手。几来几往两人有了那意思,恋爱谈了近两年才见了家长领了证,如今年龄奔三,才考虑孩子的事,叶修吐槽过他们是慢节奏恋爱。
关于孩子的事吵起来又是两个人没有预料到的。他们很少有极大的分歧,黄少天想养一个孩子,喻文州却觉得没到时候。一方面是有不想让孩子破坏他们两人世界的私心,二也是觉得黄少天这样的omega,有了孩子就像是有了一个别的束缚,他真担心哪天黄少天对这个决定反悔了……然后失去他。

“得了老喻,你看你表情啊,哎、沉迷爱情的alpha……”王杰希笑了笑,把叶修拿出的另一根烟顺过来递给他。“抽支烟?”
喻文州接受了,拿出火机点燃叼上,缓缓地吐出一个烟圈。
“感觉自己还是自私。”他苦笑道,“不能想像和少天还有孩子三个人一起生活的样子……不过,或许会很好。”
“好了,回去聊一聊,问题就没了。”张新杰安慰道。“相信你们情比金坚。”
“说不定过段时间就收到中靶的消息了。”叶修被抢了烟也不气。“文州嘛,那是谁啊,一发入魂的欧皇啊……”
“别开玩笑了。”喻文州笑道。“我一直想,少天是不想要一个孩子的,也不想两个人的生活被打乱。可我没想过少天他……”
我自己觉得少天不想要孩子,觉得他的要求是束缚他,却没想过少天的感受。我还……让他生气了。
“我也猜不到黄少想什么,不过如果是我啊,”江波涛夹走了最后一只虾,“我也不愿意生孩子啊,生孩子那么麻烦,如果是和我很爱很爱的人一起的话……”
“那我肯定愿意和那个人一起啊。”江波涛说,“你还是好好宠黄少吧,他这样的omega,一定是因为特别特别喜欢你才会这样想的。”
“回去之后,我会和他好好谈谈的。”喻文州说。
“怎么,决定要生一个?”肖时钦很好奇。
“太草率了。”张新杰说,“我还以为你们会严肃认真地讨论再下决定。”
“那是你才干的出来的事。”喻文州说,“我还是问一问少天怎么想……对我来说,他怎么想才是最重要的。”

3.
“真的气死我了,活这么久没见过这样的alpha!”黄少天和魏琛吐槽。“一个alpha,居然拒绝他的omega的邀请?他是不是有毒啊。”
“我是真不想听你和他的罗曼史,也不想看你们怎么秀恩爱……”魏琛翻了个白眼。“你们要生就生呗,哪里那么多袅袅弯弯。”
“老大就是老大,可喻文州他不这么想啊!”黄少天说,“他说我是一时兴起,以后会后悔的?喂,这可不是我啊。”
“反正你们该做不该做的都做了,不如霸王硬上弓!”魏琛给他出谋划策,“反正他打不过你。”
方世镜在厨房里大声咳了一下示意他们注意。
“虽然我是很不喜欢他们提omega生孩子啊什么,总感觉像是说我们就是生育机器一样。”黄少天说,“可文州不一样啊,我只是想和他一起干这件事,文州的话没关系的。”
“这一波真是……”秀得错不及防。魏琛想,继续开导他,“那你再和他讲,讲的他心甘情愿。”
“要是嘴炮有用,我这个月老早吃到肉了,你才是真是闲的蛋疼。”黄少天翻白眼。
方世镜端着果盘出来,“吃瓜吃瓜。”
魏琛手疾眼快,抢过一块香瓜,吭哧吭哧啃了两口,才问到:“说不定喻文州就是不想生呢。”
“为什么不想生呢……我也不知道。”黄少天不解,“我们明明……”
我们明明这么爱彼此,这么想和对方一起走完这一生。
“就是不想生啊,我们也没养是不。”方世镜摆摆手。“你别这么执拗。”
“你们两个beta,心有余而力不足啊……”黄少天和他们开玩笑。“我好喜欢他,才想和他养小孩。我之前都没想过有一天我也会想要生孩子呢。”
啊,真是要瞎掉了。魏琛想。原来你们还没有孩子吗。

4.
黄少天说不用等他了,事实在七点之前就回了家,站在门口,自我说服了好一会儿,才拿钥匙开门。
喻文州仿佛也是刚回来不久,在客厅沙发上拆快递,见到他普通地打了招呼:“回来了。”
“晚上你吃了什么?”黄少天脱了外套,往椅背上一甩,陷进柔软的沙发里。
“和杰希老叶他们去吃饭了,你说那家的花鲢很好吃,下次再和你一起去。”喻文州终于拆完了盒子,开始撕泡沫纸。
“哦。”黄少天应了一声,眼底眉梢泛出疲惫的神色,如同一团正在消散的苍白的烟雾。
“累了吗?”喻文州注意到他精神不好,担忧地探过身来。“累了你要不要早点休息。”
“你喝酒了。”黄少天吸了吸鼻子,闻到一股不太浓的酒精味。“喝了多少?你走回来的?”
“就几瓶啤酒,叶修在我们能喝多少呢。”喻文州打趣,摸了摸黄少天的眉眼。“走回来的,你今天别太晚,先去洗澡换衣服?”
信期的黄少天比平时精神差些,更加嗜睡。喻文州有一点心疼。他几下把泡沫纸也拆开,把里面的东西拿给黄少天看。
“给我的?”黄少天笑了。“男士香水……你怎么这么时尚,你可是为人师表的老师啊文州。”
“你不是一直讲抑制剂的味道像发芽的土豆?”喻文州挑眉。“我还买了最清淡的味道,试一下,不喜欢要退啊。”
“不用了,你选的我肯定喜欢。”黄少天揉了揉眼眶,把身子挪进喻文州怀里。“抱一下。”
喻文州从善如流地抱住了他,alpha温和的信息素弥漫开来,黄少天感觉对方的心跳有力地鼓动在自己的胸膛上。一个吻落在他的面颊。
“我们谈谈吗?”喻文州温柔地问。
“你说吧,在老魏那边我也想过了,你先说……”黄少天觉得这个姿势挺舒服没有动,喻文州轻轻抚摸着他的背。
“少天对不起,我之前太自私了。”喻文州小声在他耳边说,像是怕被谁听见。“我一个人以为你是那种不愿意生孩子的omega,却一直忽略了你自己的想法,还让你生气……你想生我们就生一个,不想生我们就不生,好不好?”
“我以前是说嘛,不要让生育变成omega存在的意义,可是我很爱你,很想和你一起养小孩……”黄少天也小小声指责他,“你还拒绝我那么久,我以为你不喜欢我了。”
“那怎么会呢,”喻文州揽住黄少天的腰,在他嘴角亲了一下,便没有下步动作。“少天是怎么想的?”
“你——喻文州,亲这里。”黄少天咬着他的嘴唇,含混不清地催促着。他信期没过,信息素马上爆炸开来,身体发热,想要被他的alpha拥有进入。
他们黏在一起亲了一会儿,黄少天腾出手开始解自己的衬衫纽扣。
“所以少天是怎么想的?”喻文州看着他有些急促的动作,好心的帮他脱掉上衣。omega赤裸的上身很快回到他的怀中。
“不要用那啥啥了。”黄少天吻了吻他。“来吧。”
喻文州笑起来,他闻到了黄少天薄荷味儿的信息素。他低下身把黄少天压在沙发上,觉得自己像是一条海里的鱼,在吃薄荷味的冰激凌。

============【end】===================
私设信息素是大海和薄荷,黄少就是这么一个单纯不做作一个o能打过八个a的omega!
让生育成为权利,而不是义务,与诸位共勉。
爱你们。

评论 ( 23 )
热度 ( 375 )

© 丰饶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