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饶海

我就算一生做个童孩也无所谓。

【全职/喻黄喻】星光坠落之前

深夜一波更新。
sf,角色死亡预警,开放性结局。是《星坠计划》和《不流之星》前传。阅读顺序:《星光坠落之前》《星坠计划》《不流之星》

=====================================
0.
你弥漫了一切,你弥漫了一切。
                                                                        ——《因此你将听到我》

1.
喻文州叼着一袋牛奶味蛋白质饮料,动作麻利地在翻学校的墙。                               
即使是在科技极为发达的时代,这个国家的人类仍然热衷于很多人聚集在一起的那类公共场所,而大大小小的学校仍在运行,按照老早之前传下的规矩:每年三个月假期,多门课,考试。喻文州并不讨厌学校,他勉强算是个好学生——因为他确实成绩优异,能力也很强,人缘很好,只是有时候太搞事了一点,比如上学翻墙,带头逃课跑网吧……之类的。
这事他做了不要太多次,翻进校园后格外小心地看了看四周,顺手摸了学校的野猫一把,树后面窜出个人。
“我靠,文州你今天来真晚。”黄少天半真不假地抱怨。喻文州自然不会在意这个,从书包里掏出一袋奶油面包给他,自己打开了蛋白质饮料的开口。
“奶油?这也太娘炮了。”黄少天又抱怨。“你跑过来的?再不擦老头要看出来了。”
“少天……”喻文州有些无奈。“我骑车过来,老头不会发现的,因为我骗他我每天晨跑……有奶油就不错了,我家门口那便利店今天只有这个。”
黄少天打开包装袋,嫌弃地啃了一口,又啃了一口。
“还是好吃的吧?”喻文州笑了,抬手摸了摸黄少天的头。“快走,第一遍铃还不到教室,要抄守则的。”
这时阳光仍毫无顾忌的照在地球上,学校里主干道两边种的是法国梧桐。他们走在主干道上时,树叶正随风碰撞着彼此,这是他们的十六岁,如同一个正值当头的夏日。
黄少天是喻文州的同桌、发小、初恋。
他从一次惊鸿一瞥喜欢上黄少天,算至今日已有一年有余。发小的身份大概能提供很多便利,一起上学都成了常态。自己早恋和性向没有给喻文州带来太多焦虑,只是对象确实让他犯怂。
黄少天是他最好的朋友,是从孩提时代开始的陪伴者。这几年多少人倾慕爱恋他,而他暗恋他,如同命中注定,不过是这多少人中的其中一人。
可我怎么就偏偏喜欢上你。喻文州叹气。他知道黄少天是个笔笔直的直男,而自己不舍得让黄少天感到困扰。他们从小玩到大,维护对方早已成了刻在心里的习惯。
喻文州曾经和好友讲起过这件事,好友骂他怂。喻文州难得低头不语,心里难过的要命。
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呀,他想,喜欢你这件事又不是我能决定的。
“喻文州,我问你——”黄少天的声音在耳边一响而过,喻文州从走神中清醒过来。“你听说了嘛,那个消息?”
“哪个?”喻文州随口问到,很快反应过来。“你说a-98星系XK-8074号对地球发出的消息传来答复……这件事?”
“对啊,你不觉得超级酷炫吗!”黄少天攥紧了拳。“那可是外星人啊文州!外星人!活的!我这么大都没见过呢——”
外星人有什么好的,比你十几年的发小还亲。喻文州莫名其妙有些发酸,回答道。“不一定,其实答复了也不一定是什么好事,毕竟我们都不熟悉,万一哪天打起来……”
“呸你个乌鸦嘴。”黄少天呲他,又说,“我只是觉得现在的日子——真平淡啊。”
见喻文州没有说话,他继续说下去。
“总觉得日子一成不变,和设定好的程序似得,还是个一点意思都没有的。每天就是上学上学,教的东西简单太简单难的太难,又不是所有人都有你这种好脑子……”黄少天挠挠头。“就是感觉一成不变啦,带着土壤气儿呢,有外星人这件事可是大新闻呀。”
“那万一出了矛盾,我们遇到了战争呢?”喻文州指出,“到那时可就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战争,要打就要把对方一个不留那种。到了那个时候,少天,你准备做什么?”
“我肯定会参军啊。”黄少天不假思索地说,“我毕竟在机械应用方面还是很厉害的,像文州你就适合做个参谋什么 在地球上运筹帷幄,我就在太空里厮杀……就是剧情太中二了。”
“参谋?”喻文州把喝完的袋子扔进垃圾回收机器人的嘴巴里。“不错是不错,只是我更想和你一起参军。”
这样又能和你做同桌,和你出生入死,和你一起面对所有发生过的事。这一生很短,他无法影响他人的评价,他只是不想和黄少天分开。在年幼之时黄少天似乎立下过誓言,不管做什么都要和喻文州在一起。
他只是严格遵守着这条誓言。
这时离地球遭到入侵,他们加入军校还有半年,离他们正式上战场还有两年,互相坦白彼此的心意还有一年零三个月。
马上一切都将来临,而这时的他们还没最好准备。夏天结束的时候,一切故事都会翻页重新开始。

2.
黄少天大踏步走向校医院,路上有人议论纷纷。他是这一届军校学生中数一数二的,又颇得教官魏琛的喜爱,是学校里的明日之星。
偏偏他喜欢着一直吊车尾的喻文州。
硬说的话,也不能算是吊车尾,可惜比他差的人都被淘汰了。除了格斗不及格,其他科目都是遥遥领先,尤其是战略设计。黄少天深以为然——以前在高中的时候喻文州就偏科,语文炸成天空中烟花,理科照样飞进年级前十。魏琛和方世镜其实都挺看好他的,只不过魏琛太宠黄少天,看不太出来。
方世镜倒是经常来找喻文州指导几句,他是教官里最喜欢喻文州的一个,喻文州最近又在苦恼,他是第一个发现。
“你最近在躲着少天?”方世镜坐在喻文州病床边,帮他削了一个苹果,递到他手中。
喻文州有气无力的摆摆手,“老师我吃不下,我胃不舒服。”
“也没有躲他吧,就是……”他苦恼的说,“我自己都不知道,这么明显吗?”
前几天他们寝室为了救王杰希大闹秘密实验室,不小心触发了最后一层防御系统,喻文州被卷入爆炸,又药物过敏,整个人和废了一样。所幸其他人除了叶修回来救他受了轻伤都平安无事。
“你们干的这好事,整个学校都知道了。”方世镜说。“本来校长要给你们处分,可是你们把实验室挪用经费、用学生做活体实验的事儿抖出来了,将功补过,还能拿到一笔奖学金。”
“那是最好了。”喻文州笑了笑。“本来也不是故意的,都怪叶修触发了系统,我这锅背的真是怨呀。”
“你们寝室太不太平了。”方世镜评价到。
“那没有,我们寝室很棒的。”喻文州认真地说。
“王杰希那事儿学校会解决,剩下的你们就别操心了,又给我们添麻烦。”方世镜站起来。他很忙,每天能抽出时间来看喻文州已是不易,喻文州也很清楚。
方世镜已经走了两步,又返回来,狠狠地呼噜了两把喻文州的头发。“好好休息。”他温柔地说,“我让你室友晚上来看你,睡一会儿吧。”
“少天要来看。”喻文州露着下巴尖,出着神。“他们?……他们啊,想来就来呗。”
“你怎么对你室友这么冷漠,少天一说要来啊,你就……”看着学生错不及防被揭穿而红起来的脸,方世镜心情很好地笑了。“不逗你了,小孩子一样,走了啊。”
方世镜前脚刚走,窗帘被唰地一下掀开,黄少天跳了进来。
他看见被埋在白色床单被子之间的喻文州,明显慌了神。“你没说伤成这样了呀……怎么和炸碉堡去了一样?”
“看上去是有点吓人?”喻文州低头看看自己,笑了。“医生包扎的也太夸张啦,其实就是一点点烧伤,已经不疼了。”
其实还是疼,皮肤黏连撕扯的疼。被叶修救出来的时候,血和衣服黏在一起。换药的时候他疼的在清醒与昏迷间挣扎,身子被摁住,头埋在枕头里哭嚎,吓到叶修他们在无菌病房外猛砸门,差一点就闯进去。幸而魏琛和方世镜来的早,先把他几个室友骂一顿提留回去,轮流守床守到他清醒。
在那种将人撕碎的疼痛之中,他心心念念不停重复黄少天的名字,以此获得渡过痛苦的勇气与慰藉。
“真的不疼?这么严重。”黄少天担心地走到他的病床边坐下。“我能看看吗?”
喻文州把被子扒拉下来,露着一上身白色绷带,无奈的看着他。黄少天伸手摸过那些绷带,怕伤了他一样小心翼翼地,他指尖冰凉,摸过皮肤时不怎么疼。
“会留疤吗?”黄少天又问。
“不会,别太担心了。”喻文州笑了,“就算留疤,最多会在背上留一点点。脸没事就行,对不对?”
“我们又不靠脸吃饭,留疤了在哪儿都不好看呀。”黄少天嘟囔着。“你们寝室真是,事真多。就你受伤了……”
“王杰希还在icu躺着呢,对他好一点吧。”喻文州叹了口气,然后艰难地坐起来,把黄少天搂进怀里。
“就抱一会会儿。”他小声解释。“我等你等了好几天了。”
“之前是真不知道,没来看你。”黄少天心跳不停的加速,面上还保持着原来淡定的表情。“……我听到消息的时候,好担心你。”
“谢谢。”喻文州说,释然地笑了。“少天?”
“嗯?”
“你脸红了。”喻文州说,然后把他更紧地抱进怀里。“还好,其实不怎么疼。我没事的,让你担心了……”
“别这么用力,哎。”黄少天怕压他伤口,手虚虚地悬在他背上。“我担心死你了,怎么说都不说一声玩这么大的,还让不让我好好学习了……下次再也不信你。”
他一边说,一边把头埋进喻文州肩窝里,兀自啜泣起来。
“怎么了?”喻文州把他拉起来擦眼泪,焦急地询问。“别哭啊,怎么回事?”
“之前是骗你的,我一直很想你……”黄少天呜咽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躲着你,你受了伤也是最后知道,到现在才来,对不起文州……对不起……”
“你这动不动就哭,以后怎么打仗呀。”喻文州叹了口气,“着急什么,我怎么会怪你。喏,真的不疼了,没感觉了已经。”
“我才不信!叶修都和我讲了……”黄少天又说,“很痛吧?你说实话,是不是很难受?”
“很痛,痛的想去死。”喻文州沉默一会,最终坦白了。“身上像在火里烧一样,那时候疼哭了,止都止不住……最后不停想你才挺过来。”
黄少天抹了把眼泪,脸颊不可抑制地红了起来。“我也是,我很想你……”他轻声说,“你啊,体能这么差,还这样往上冲……以后做这种事,叫上我不行吗?”
“我当然阻止不了你了……不过好歹,我可以做一个很有用的共犯啊,你躺医院也有人陪了。”
我也是啊,在最疼最疼到几乎坚持不下去的时候,还有突如其来的绝望与压力中,我何尝不是以你为我的火焰与星空,让我在阴沟里抬头仰望,让我坚定不虞的挣扎着活下去。
“我以为,我会见不到你。”喻文州说,“还好,我没失去你……”
“你受这样的伤,怎么不想想我会怎么想呢,真是的。”黄少天说,“以后必须和我一起!不论什么事。”
一如十几年前他对同样年幼的喻文州伸出手,以后不管你想做什么你要记得叫我啊,别忘了带我一起。
此时他们还在为对彼此特殊的感情而苦恼,不知道如何开口。也不知道未来,自己和地球将何去何从。
来吧,我求你爱我。喻文州想,如果可以,你愿意爱上我吗?哪怕我们有一天走上战争的道路后,永远不能回到故土,我们的尸骨会永远被留着星空中,如同千千万万人。

3.
即使那样,我还是想爱你,不论有什么事,我都要和你一起。
在多年以后,喻文州也对着空无一人的驾驶台,对着刚写完的信与保存的文件,轻柔地留下来最后的声音。
“很痛。”他说,“我的太空病在发作,有点疼起来了。……这是最后的音频,我是喻文州,第三代蓝雨空舰执行舰长。我现在,对所有我深爱的人们说话。”
“我爱在我之前,为了地球而战,将生命献给人类的战士。我爱我的挚友们,谢谢你们从军校开始的陪伴。我会很好地执行星坠计划,我们共同的理想即将变成事实。
还有我的同事和继任者们。我相信我离开后你们会一如既往地走下去。我希望蓝雨以你们为荣。活下去,这是我的祝福。”
“最后是我的副舰长,我最好的朋友,我的爱人。”他说着,因为疼痛扭曲了表情,可说到这里,眉眼舒展开来,默默流了泪。“我爱你,所以我很抱歉欺骗了你,违背了我们之间的诺言。我们本来是说好的。可是……我爱你啊。”
他毅然决然地走出来总控厅,最后看了一眼这个承载他荣耀与记忆的地方。
“再见啦。”他说,然后再次留下眼泪。“少天,这回……就不在一起了。”

================【end】===============
星光坠落之前,还有很多故事未完成。

评论 ( 2 )
热度 ( 60 )

© 丰饶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