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饶海

霜雪吹满头,也算是白首

【全职/喻黄】月色在燃烧(上)

今天我生日,给大家先表个521的白,给明天月考攒人品。
校园双向暗恋,迷的不行。

0.
黄少天站在寝室的阳台上,对着手表看了又看。另外两个室友正在为下周一的月考哭天喊地地背政治,他看了很久,甚至揉了揉眼睛再看,不能阻挡手表上显示是十点半的事实。
不,我不相信,我居然做了半个小时的心理建设。黄少天气的要砸电话。结果电话没电了,你却告诉我熄灯断电了?
“去你妈的,我要死了!”室友郑轩在里面以头抢地,“我背不出来,压力山大啊!萎掉了,政治老师要搞死我。”
“不要方,不就是裸考吗。”徐景熙很冷漠地说,“想一想历史和政治一天考,也就没什么可难过的了……”
“可我难过,黄少你怎么还没出来啊。”郑轩敲了敲阳台门,“阿姨要来查了。”
“电话没电了。”黄少天打开门,脸色有一点阴郁。“我不打了。你们有人要打电话吗?”
徐景熙来不及吐槽电话没电了怎么打电话,就被他第一句话吸引了注意力。“不打了?黄少去隔壁借一个啊,说好的表白,就这么吹了啊。”
“算了,我想他也不会喜欢我。”黄少天慢慢地踱回书桌旁,“我想喻文州——”
徐景熙吐槽一句这么想他还在乎什么性取向,不管三七二十一先讲再说呗,然后有点担心,拿笔捅了捅黄少天的腰,“别怂啊天哥,我给你借电话去?”
“谢谢你啊肯为我半夜串寝,要不是有喻文州我都要爱上你了……”黄少天很萎靡地说,“啊,我果然还是不敢……”
“你可千万别爱上我,我怕。”徐景熙翻了个白眼,走到蹲着的黄少天身边去摸摸头,“怂了?”
“怂了。”
“打个电话过去呗,一句我喜欢你就挂,多刺激。”
“不刺激,暗恋变失恋有什么好刺激的。”
“还不一定会失恋呢。”徐景熙安慰他,“州哥对你多好,说不定他也是深柜……”
“他交过女朋友。”
“你也交过,”徐景熙说,“看不起双性恋啊,你是傻逼吗?”
“我不管,我不准备讲了。”黄少天很是自暴自弃地讲。当我心血来潮也好,当我人怂如狗也好,我不准备告诉他了。不就是暗恋一个男生,多大点事,难道还难得住你天哥?
一个喻文州而已。黄少天想,喻文州我可去你妈的吧,我喜欢你管你什么事。
“他不会知道的。”黄少天很笃定地讲,“也许有一天,我不喜欢他了,到那时我或许会告诉他。”
“会后悔的我和你讲。”徐景熙说,故事还没有开始,你就合上了书页。说我们不介意是不可能的,你为他下了这么大的决心,告诉他吧。
告诉个屁。黄少天嘴唇抖了抖,说出他一直回避的那句话。喻文州是直的。
“那我帮你告诉他。”徐景熙说,“不要让他什么都不知道,你一个人在这里难过。至少让他知道有你这么一个人在喜欢他。”
郑轩小心翼翼地看着这两人争了许久,像哄小孩似地给两人各递了一颗糖。
“散了散了。”郑轩讲,“周五了开心一点,黄少不想说,大奶你别逼他说。”
“我怎么逼他了,要不是我们揪着你去告白你能有女朋友?”徐景熙怼郑轩。“天哥,你到底怎么想的啊。”
我怎么想?黄少天说,“我不知道。”
我有多难过就有多喜欢他,也许有一天我不喜欢他了,找到更好的人,两情相悦。也许这只是青春时期的一次莫名的躁动,那一天我可以很轻松地对他说我以前喜欢过你,可能我们都挽着一个女孩的手。只是现在——我无法割舍。
“我喜欢喻文州。”黄少天说,“就,很喜欢啊……。”

1.
月考前的那周五,喻文州做了一个梦。
那天,他们寝室四个人复习到很晚,作为理科生,他们都很明显地不太擅长文科。连叶修也很正经了看了遍历史——这货平时都仗着智商做文科,直到上次文科太难,他们寝室集体翻车,被班主任骂了一整节午休。
睡下去已经是凌晨一点,他们却不太想睡,躺在床上聊着天。连张新杰都为了考试迫不得已熬了夜,现在处于一种放飞自我的状态。
“我有预感,”张新杰说,“这次我们班历史,绝对是倒数第二。”
“张大仙收起你的神通吧,不要和王杰希这个读政史地的人混了……”叶修有那么一瞬间虚了。“别说,我觉得我们还能拯救一下。”
“你确定吗?”喻文州问,“我记得我们班最好的历史成绩是考了倒数第二?”
寝室里沉默了很久。叶修幽幽地说,“什么时候能考进年级前十二算我输。”
“考试嘛,裸考啊,多大点事……”喻文州挺低迷地说,“总比我失恋好,哎……”
这信息量太大,另外三个人迅速地用眼神(自以为)交换了意见,喻文州感觉床晃了几下,和自己睡一边的肖时钦已经踩着两张床中间的梯子掀开他的蚊帐,摸到他的脚踝。
“卧槽,看不出来你变态啊。”喻文州惊了一下,肖时钦手里拿的台灯照着他的下巴,挺吓人的。“你刚才一句话没说,其实一直听着是吧。”
“快,坦白从宽,你是不是看上那个姑娘了,今早打招呼那个。”肖时钦捏着他脚踝,意犹未尽地笑了笑。“说不说?”
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叶修和张新杰爬到了肖时钦的床上,还隔着层朦胧的蚊帐看他。都拿着台灯,惨白的光照在青春期男生瘦削的下巴上,叶修挺应景地笑了,看上去想要吃人。
喻文州被吓到抄起书要砸过去,生生忍住这念头,从肖时钦手里抽回自己的脚踝。
“你们是小女生啊,这么八卦。”喻文州心虚道,“回自己床上去,四个男的挤一块丢不丢脸。”
“能听到你的八卦就不丢脸。”张新杰一本正经地说,“快说,是不是我们班的。”
“不是。”喻文州嘴硬。“你们别猜了。”
“那隔壁的?还是读文的小姐姐?”
“不是小姐姐。”
肖时钦愣了,慢慢地松开手……喻文州踹他:“这时候你放手了?哦!”
“不,可以说是很震惊了。”叶修喃喃地说,“R高严打恋爱导致理科班男神公然出柜称不爱小姐姐,究竟是人性的沦丧还是……”
“算我求你你闭嘴吧。”张新杰拿枕头闷住了他的嘴。
“不过他是直的吧,本来就没什么可能……”喻文州低头笑了笑,“失恋吗,有些难过而已。”
“不难过不难过,乖。”肖时钦随口安慰着,像撸猫一样摸着他的头,感觉喻文州没有反抗,知道喻文州是真的伤了心,当时就心里一动,几分心疼泛着泡涌上来。
“别虚啊。”肖时钦善解人意地说,“就算你是弯的我们也不会介意的,最多八卦你男朋友……”
“我没虚,我觉得我要窒息了……”喻文州翻了个白眼,“您老放过我好不好?”
“就告诉我们名字,就名字。”张新杰不死心。
叶修点了点头,“就是,我们帮你追去,难道世界上还有我们文州撩不到的妹把不到的汉?”
“当然有啊。”喻文州苦笑,“黄少天。”
“你喜欢他?”叶修大惊,“老哥,稳。”
“他很棒的,对不对?”喻文州笑道,“我可喜欢他了,尤其是他写作业的样子。”
他们三个多聪明的人,眼睛一转就猜出来这两个怎么认识的——喻文州和黄少天都搞化竞,学校给化竞拉了一个补习班的。
“你们学霸谈恋爱我不太懂,喜欢写作业的样子也是没得sei了。”肖时钦举手投降。
“哪里谈恋爱,我一个人单恋,还是——”喻文州卡了壳,轻声道:“同性。”
“一样的。”张新杰说。
“那当然是一样的,”叶修温柔地说,“不管是同性还是异性,对我们来说都很正常,没什么奇怪的,我们支持你。”
喻文州苦笑不语。
“……真想告诉他啊。”他说,“不过,还是算了。”
“去讲吧。”张新杰抱着肖时钦的枕头,表情严肃。“文州,你要告诉他。”
“不是所有人都像你们一样。他是直的,喜欢女生,把我当做好朋友好兄弟。”喻文州认真地说,“如果告诉他就会失去他,让他讨厌我,我不会去做。”
只是他不会知道和他一起做题目打篮球的男生会用怎样隐晦热烈地眼神看他,怎样在深夜想着他入眠。对喻文州的痛苦与快乐,黄少天一概不知。想到这些,喻文州难以免俗地像每个失恋的人一样,悲从中来。
“好了,哥们。”肖时钦抱了抱喻文州,顺手把他的蚊帐塞好,爬回自己床。“放宽心地去追,我们绝对挺你。”
“还是谢谢了,我突然说这种事,你们也很难一下子接受吧……”喻文州又笑了。“可不要觉得我喜欢男生,就嫌弃我啊。”
“你可拉倒吧。”叶修说,“说不嫌弃就不嫌弃,真正的勇士敢于面对弯掉的室友,敢于给他一个爱的拥抱。”
“拥抱就免了。”喻文州挪到蚊帐边,隔着两层纱和叶修击了个掌。
“你放心。”叶修低声说,“能追到的,不难过了。”
“我尽力吧。”喻文州松了口气,向他笑了笑。
他向着未来一生的挚友与支持者坦白了心事,而后松了口气 觉得自己要像云霞一样消散。
“喻文州,”一会儿,叶修又悄悄地溜到他床上,问他,“你是不是担心他在意你的性取向?”
“那当然,怎么可能不在意……”喻文州悄声用气音回答。张新杰和肖时钦其实还没睡,喻文州只是不想大声。“我本来男女都可以接受……我只是特别特别喜欢他。”
“你记着我们不在意,有事就找我们。”叶修说,“不过肯定有很多人不喜欢,你不要公开……还有,”
“你不要自己在意就好。”叶修说,“晚了睡了,有空约少天去吃饭。”
喻文州睡着之后,做了一个梦。
他梦到第一次遇见黄少天那天,考完难的要死的理综卷子,被老师拎着要帮忙给广播室送材料,走到门前看见另一男生穿着和自己一样的校服小跑进去,被风吹着一点衣角和发尾。他敲门进去,那人已经清了清嗓子开始广播:大家好我是高一四班的黄少天今天是广播社第五次为大家带来广播是不是很激动很刺激?那我们来讲讲最近的几件事……
技术组放歌的同学看到他打了个招呼,喻文州把资料放下嘱咐交过某老师,鬼使神差地看了眼黄少天,见他刘海里藏着两颗星星似的眼睛,嘴角扬起的弧度勘称锋利,于是放歌的间隙他向黄少天打招呼,你好我是七班的喻文州,有空一起打球。
学生会长呀!ok的ok的。黄少天笑起来,意外的露出两颗可爱的不行的虎牙,那下次自由活动你可以来找我。
从那句你好开始,所以故事开始发生。
梦的画面转到他和一群人包括打完篮球,抱着球往回走。喻文州不经意看见黄少天精瘦的骨架,年轻的想要涨开。
太阳太大了,热。他想,于是世界黑下来,路灯发着昏暗的橘红色的光,月亮很诡异的很大一个挂在树梢。黄少天就在他面前,还穿着球衣,被汗打湿。
他不知道哪来的勇气让他去拉黄少天的手。对方没有拒绝,靠上来扒拉着他。
太累了。黄少天说,没想到爬阳台这么累。
喻文州不知道他在说什么。有点不受控制地亲了亲他侧脸。黄少天一下子弹起来,用难以言语的眼神冻着他。
你喜欢男的啊喻文州。黄少天很失望。你接近我也……喻文州,有时候觉得你挺恶心的。
喻文州摸摸心堂里,那么多的不高兴就枯萎死去了。
太恶心了。黄少天说。
喻文州感到这话像把剑插进心里。他却和黄少天说,“你看看月亮。”
他们不约而同的走向同一条道路。月亮从小被背了好几口黑锅,有时擅长潇洒有时擅长压抑。光芒却压不下去,发出的光要瞎人眼。
喻文州说今晚月色真美。黄少天没想出来什么意思, 喻文州就建议他们一起看看月亮呗。
这时他们都没发现,抬头的时候月亮在地球表面,还有平民,战争,很多……。
他看见月亮融化了,成为一团流动的金子。于是月色清晰地流下来,在月光的注视下,燃烧起来了。

爱你们。

评论 ( 11 )
热度 ( 49 )

© 丰饶海 | Powered by LOFTER